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主宰盛世】(05)【作者:2804414863】
【主宰盛世】(05)【作者:2804414863】
字数:553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白莲降世

  「是日,京城起浓雾,遮天蔽空,不见曦月,旬日不散。」——《狐说魃道》「这还真是……」张轩明看着窗外阴暗的天空感叹,「改天换地之力啊」。
  「不过区区浓雾罢了,又不是什么大神通」在桌子上趴着的紫色小貂口吐人言,语露不屑,「这只是妖雾罢了,有妖怪使法力召开浓雾罩住京城,杀了那妖怪,此雾自然消散。」

  「能召来覆盖京城的浓雾,这妖已经不错了。」崔曼雪袅袅婷婷走过来,挠了挠小貂的下巴,「你呀,眼高手低。」

  小貂往崔曼雪手心蹭了蹭,委屈的叫了几声。

  「雪姨,这与你……」张轩明有些担忧的看着美妇。

  崔曼雪摇摇头,「不好说,走之前我与妖廷决裂,只怀着这孩子净身出户,但我知道的机密太多了,我也不确定妖廷是否会针对我。」

  看着张轩明忧愁的样子,崔曼雪绽颜一笑,「你这孩子,瞎操心什么呢,」美妇伸手把张轩明拥入怀中,饱满的胸部挤压着张轩明的脑袋。

  「已经过去八年了,要针对我的话早就开始了,何苦要拖到现在」美妇揉着张轩明的脑袋,「现在还是关心关心这雾吧」

  「父皇已经下令了」张轩明挣脱美妇的胸部,「神通司全员出动,锦衣卫也散出大半。」

  「神通司那群骗吃骗喝的有什么用。」趴在桌子上的貂儿不屑的说,「真正有神通的炼气士岂会被世俗约束,而锦衣卫又都是群凡人。」

  「凡人怎么了?」崔曼雪弹了一下小貂的额头,「凡人练武,武道通神,虽然寿命不过百年,然而鬼神易辟。」

  小貂痛呼一声,几个跳跃钻到张轩明怀里,张轩明揉了揉小貂的脑袋,「你这性子,将来迟早出事」崔曼雪叹了口气,摇摇头。

  「贾府的事,探的怎么样了?」张轩明问道,「不行」美妇摇了摇头,「东宫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一直在阻拦紫衣卫的探寻,为了防止被他们察觉出我们的意图,紫衣卫的活动只能减缓了。」

  「暗地里不能动了吗。」张轩明沉吟片刻,「那就光明正大的查啊。」怀里的貂儿扭了扭身子说道。

  「嗯?」崔曼雪眼神一亮,「不错,可以光明正大的查啊」崔曼雪向书橱一伸手,一本账本就飞到了美妇手里。

  「把这账本呈给陛下,江南盐科就事大了,到时候借着东风查一下甄家的事,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那派谁去呢?」张轩明问道,「张居正。」崔曼雪不假思索回答。

  「嗯?」张轩明有点懵,「他虽然是咱们船上的,但刚成为我的老师,能把这么大的事交给他吗?」

  「要叫先生。」美妇敲了敲张轩明的额头。「我前几天仔细调查了这个人,」美妇语气变的严肃,「此人,真当的是国之栋梁,宰辅之杰」

  「这倒是…」张轩明点点头,「而且此人有大气运。」美妇继续说道「前几日他来授课,我曾用法力看过此人气运,头顶紫青之气翻腾。」

  「中间还有一只白龟沉浮游动,有此物镇压气运,只要本人不作死,入内阁轻而易举。」

  美妇看向张轩明,「张太岳此人,看的出来,有志向,有能力,不迂腐,可托付此事于他。」

  「好吧,明日我与他细说。」张轩明点头。

      ——————————————————————

  天降浓雾,昼夜不分,京城人人自危,街上行人稀少,但有的人还是不得不出来。

  马车轱辘声响起,一辆普通的马车,前头挂着两个灯笼,穿过浓雾,停在一座大府邸前,火光映着门口的大匾【崔府】。

  侧门缓缓打开,一身便装朱宸安迈步进去,作为锦衣卫都指挥使,随意拜访臣子的家可是在找不自在,但这次倒是无妨。他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紫禁城里的那个老人。

  天上是昏暗一片,但崔府的一个小院里却是灯火通明,如同白昼,朱宸安走进小院。

  院子里人倒是不少,一个个龙行虎步,气息绵长,且气度不凡。这都是军旅出身的武道大家,每个人都有着不低的爵位或武职。

  「朱大人。」见到朱宸安到来,院子里的人拱手行礼。

  朱宸安点点头,迈步走进了院子里唯一的屋子。

  一进屋,几道如渊似海的气息扑面而来,朱宸安面不改色,不再克制自己,与屋子里几道气息分庭抗礼。

  屋子里只有五六个人,全是武道通神的大拿,但只有三个人坐在一张桌子周围,那是三位国公,其他地位不够的人都站在周围,这几个也是京城三大营的统兵。

  「朱大人」左手位的是魏国公,秦岚骥,性子较为冷淡,但也是外冷内热。右手位的是韩国公,高承平,性子沉稳谨慎。

  面对这三位朱宸安不敢托大,一一行礼,坐到下位。

  「不知几位大人,如何看待此事。」朱宸安先开口了,说的就是这浓雾之事。
  「调兵。」开口的是秦岚骥,意在调集军队对京城周围进行扫荡。

  「等」说话的是高承平,是等神通司和锦衣卫探明形势后再做决定。

  几人都看向了首位的老人,忠国公,崔武,也是这里话语权最强的人。「等等吧」老人开口做决定「等一个人。」朱宸安挑挑眉,「何人?」韩国公问到。
  「定军侯」老人惜字如金,「那小子不是在长白山吗」秦岚骥问到,「能赶到?」

  崔武摆摆手反问道,「那小子的能力你还不知道?」秦岚骥点点头,「也不知他寻访大能结果如何。」

  「他不是去探寻武道通神后的境界去了吗,听说长白山有隐士,才孤身一人去的」高承平语气平缓,但眼眸中的精光显示他的内心并没有那么平静。

  「如果成功归来,那他的实力…」

  「咱们仨加起来都不够他打的。」秦岚骥哂笑一声自嘲道。

  院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锦衣卫急匆匆走进房间,看到诸位大佬后半跪下来,「诸位大人,探出来了,前朝征高句丽的十万大军化阴兵过境,领头的是前朝将领罗天尊,据神通司的道长说罗天尊已成阴神鬼仙。」

  屋里氛围顿时一凝,「你们快去调兵守卫京城,」崔武锐利的眼神扫过屋子里的指挥使们。

  「朱大人,请赶快派人去各地卫所调兵,越快越好。」朱宸安点头,崔武又看向另外两位国公,「二位,此事重大,且先随我去面见陛下,请陛下定夺。」
      ———————————————————————

  「你们仨还真是小题大做啊。」弘德帝一脸幸灾乐祸,「这…」秦岚骥与高承平面面相觑,崔武倒是立刻反应了过来,「陛下,莫非…」

  弘德帝摆摆手,「从高句丽到京城有多远,怎么没见有阴兵借道之事。」三位国公都沉默了下来。

  「引蛇出洞吗」崔武眯起了眼睛,「近日锦衣卫来报白莲教的高层秘密潜入京城,陛下就让神通司配合演了一出戏。」

  「可这对京城的百姓……」秦岚骥提出忧虑。

  「这早已不是什么大事了,」弘德帝摇了摇手里拿的报纸,「自从轩明弄出这个叫报纸的东西来,京城舆论就全在朕的手中,此事过后在报纸上解释一番,自然过去。」

  「陛下深思熟虑,」崔武恭维了一下,「可白莲教的教主法武双修,也是天下数得上的高手,微臣年轻时候还能与之争斗一二,现在…」

  「就知道你们几个老货懒得动。」弘德帝笑骂了一句,「这时候还得指望朕的定军侯。」

  「关涛回来了?」崔武眉头一挑,讶然的说。

  弘德帝点点头,「定军侯回来,此事就走十成把握了,微臣就提前祝贺陛下解决一心腹大患了。」秦岚骥上前一步道。

  「你们几个也别净顾着说好话,留个心眼,一旦有事,立刻出手,」弘德帝笑着嘱咐了几句,挥挥手让他们退下。

      ———————————————————————

  正是子时,本来就昏暗的环境因为浓雾更显的漆黑。

  杂乱的民居中,一身素色练功服的健壮男子走进一间屋子。

  「教主,都已准备妥当了。」男子躬身,袖口边露出一朵白色的莲花。
  「那就开始吧」教主转过身来,身披宽大的袍子,看不清脸孔。

  教主走出屋子,屋外不大的院子站满了白衣人,无人说话,只有火把噼里啪啦的燃烧声。

  「诸位,」教主的眼神缓缓扫过院子里的众人,「你们都是教里的骨干,今日举大事,能否成功,就在诸位身上了。」教主顿了顿,肃然的说,「淤泥缘自混沌启,白莲一显盛世举。」

  「白莲救世,万民翻身!」众人低声齐念口号,纷纷拿出准备好的武器,向计划好的地点跑去。

  「干什么,徐二。」刚从床上起来的人惊怒的看着闯进屋子的街坊。

  「白莲救世,万民翻身,快来与我共举大事。」徐二手拿短刀,刀刃指着这人。

  「你这是造反啊,过会大军过来,你就不怕被碾成齑粉。」

  「呱噪。」徐二冷哼一身,快步上前,手中短刀捅进那人身体,再拔出来快速连捅几次,那人踉跄着向后退几步,倒地不动了。

  杀人的暴虐喊让徐二感觉良好,他早就看这人不爽了,仗着肚子里有点墨水狗眼看人低。

  「你们,去不去!」徐二拿刀一指周围被惊醒的街坊。「白莲有令,不去者死!」

  「去,我们去。」几个小民被吓的两股战战,被迫拿起武器跟着人流走去。
  同样的事情在周围各地上演,有专门的白莲教徒或是蛊惑,或是威胁,许多人开始拿着菜刀,木棍跟随,等到人一多,也开始从众的喊起口号来。

  「怎么回事?」巡夜的金吾卫听到喧哗的声音,纷纷跑过来。

  「尔等不知有宵禁吗,不想吃牢饭赶快回去。」一个领头的甲士大声的喊着,想阻止越来越多的人群。

  「白莲救世,万民翻身。」声音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多。

  人群里的白莲教徒暗暗躲藏在人群中,拔出短刀,慢慢接近这几个金吾卫。
  几个金吾卫大声呼喊着,挥舞着手里的兵器威胁众人回去。

  一个白莲教徒绷紧身体,弯着腰快步冲上去,手里的短刀在金吾卫脖子上快速一划,鲜血迸溅,年轻的金吾卫瞪大眼睛,眼眸渐渐无神,「嘭」的倒在地上。
  鲜血刺激了众人的神经,众人一哄而上,用手里的木棍,菜刀,几个金吾卫被残忍的虐杀,在人群中隐藏的白莲教徒的引导下,众人喊着口号向官衙涌去。
  随着几波人群的会集,人流越来越大,喊声震天,教主藏身人群中,周围几个白莲教徒神色紧张,手拿兵器护卫。

  街对面一阵喧腾,教主抬首看去,一队官兵摆好了阵势,阻挡在府衙面前,手里的兵器也对向了众人。

  教主眼神一凝,正是举事初期,如果遇到强力的抵抗,刚聚起来的人群又会如鸟兽散,幸好三大营都在警戒城外的阴兵,城里的甲兵不多。

  教主脚尖轻点地面,如鸟起飞一样跳到空中,飘飘洒洒如羽毛般落到那群官兵面前。

  「阵!」领头的军官大喝,官兵迅速聚集在一起,手里的兵器对准教主。
  教主见此,停住步子,右手飘然一挥,衣袍里散出大片红色火云,火云飘到官兵中间,轰然炸开,熊熊火焰包裹几个官兵,凄凉的惨叫声阵阵。

  「神仙下凡!真是神仙下凡!」身后的小民开始惊叫,欢呼着,以为神仙下凡,助白莲教一臂之力。

  众人冲进府衙,分了兵器,簇拥着向皇宫跑去。

  此时京城四处火起,喊杀声响彻天际,不知情的人躲在家中,堵住门口,惶惶的等待天明。

  当下最安静的地方莫过于达官贵人的聚集区了,但也是召集了奴仆,分发了些能当做武器的东西。

  「殿下,咱们还是快进宫吧。」小太监海大富一脸惊恐,劝说张轩明进宫避难。

  「疥癣之疾,不必担心。」张轩明摆摆手,并不在意,此事来龙去脉他一清二楚,并不担心。

  「殿下,太岳先生来访。」门口一个小厮进来禀报。

  「哦?」张轩明一脸诧异,现在是深夜,外面又是白莲教作乱,他这个便宜老师过来干什么。

  「弟子拜见先生。」张居正迈步走进屋子,身穿便服,神色淡然。张轩明上前行礼。

  二人坐定,张轩明先开口了,「不知先生深夜来访为了何事,是因为外面之事吗?」

  张轩明摇摇头,「外面之事,圣上故意引蛇出洞罢了。」

  「嗯?」张轩明有些吃惊,「不知先生是如何得知此事?」

  「浓雾几天不散,虽然三大营的军队调动了,但京城舆论纷纷,接连几天没有定论,以圣上的性格,早就应该下诏稳定民心了,但至今宫中还是没有动静,再联想到今晚的乱象,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

  「先生大才,弟子佩服。」张轩明恭维了几句,「那先生是为了何事而来?」
  「前几天殿下跟我说的江南盐科之事,」张居正盯着张轩明的眼睛,严肃的说,「我希望殿下跟我一起去。」

  「嗯?」张轩明有些好奇,「先生何出此言?」

  「据我所知,殿下自出生时起,就不曾出出过京城吧。」张居正老神在在的说。

  「这……确实如此。」张轩明点点头。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殿下年幼,合该出去走走,多多见识,莫要给别人留下长于妇人之手的口实。」

  「张太岳!亏我还在轩明面前给你说好话,你回头就当着我面说轩明长于妇人之手!真是好厚的脸皮!」一道略显尖锐的声音响起来,崔曼雪气冲冲的从门外走进来,俏脸上满是怒容。

  「白圭见过公主。」张居正起身行礼,受着崔曼雪的叱咄面不改色。

  「这…雪姨…你俩认识啊?」张轩明有些懵,看来这二人之间有着不少的故事。

  「哼,何止是认识。」崔曼雪一脸不爽,「当年我被困在公主府内,就是他骗开监视我的精怪,让我有机会逃走的。」

  「一场交易罢了,」张居正坐直,双手放到大腿上,缓声解释道,「那时我身受重伤,流落到公主府,承蒙公主看重,赐下白龟,让我恢复实力且更进一步,我无以为报,就助公主脱困。」

  「从那时开始我就知道你是个人才,所以才向轩明推荐你,可你却……」崔曼雪满脸愤懑,之后又面带嘲讽的说,「真不愧是圣人门下弟子,负心多为读书人!」

  「公主言重了,白圭和公主之间并无交情,也就无负心之事了。」张居正不吭不卑的说。

  「那你蛊惑轩明去江南是为什么。」美妇一挑娥眉,咄咄逼人的说。

  「殿下自记事起就深居宫里,不知世间疾苦,对将来践极后治理天下多有不利。」

  「哦,这么说,你是要支持轩明入主东宫了?」崔曼雪语气缓下来,坐到张轩明身边,看向对面清瘦的身影。

  「白圭不才,虽无大志,但也想为天下百姓谋一出路。」张居正一拱手,「还请燕王殿下明示。」

  「行吧,」张轩明点点头,「我听先生的。」

  「多谢殿下信任,」张居正点点头,「如此我便送殿下一份礼物吧。」
  说完,张居正伸出袍子一挥,一个大箱子就凭空出现在屋子里,这一手引的崔曼雪侧目。

  「袖里乾坤?你何时学了那不净观的神通?」「一本古籍记载的罢了,袖里乾坤又不是不净观独有的,公主还是多读读书吧。」

  一句话把美妇气的牙疼,张居正转身解释起箱子里的东西来,「殿下可知白莲教的高层入京一事。」张轩明点点头,「白莲教入京并不是为了作乱,而是为了箱子里的东西。」

  「那白莲教主名叫李玄机,本是一阴阳人,入得昆仑圣地,得大机缘,由天仙耗三年时间,一点点用法力把他割成男女二人,此二人心意相通,天资绝顶,又是三年,成就地仙下第一。」

  「而后二人下山历练红尘,男方起名叫李玄机,女方叫李璇玑,双双加入白莲教,后来女方被一大能掠走,本想养做鼎炉,但在赌斗的时候,他以此女为赌资输于我,今日正好拿来献给殿下。」

  「至于如何作用此女,全凭殿下决断。」张居正拱拱手,「时候不早了,殿下,微臣告辞。」

  「赶快走,见了你就心烦。」崔曼雪回过神来,见张居正要走,讽刺一声。
  听见此话,张居正在门口站定,「殿下,古有妲己妖女祸国殃民,还请殿下多多读书,切记不要被妖人蒙蔽。」

  「混蛋!」崔曼雪起的跳起来,张牙舞爪的冲着门口喊着,「雪姨…」张轩明慌忙起身抱住美妇,「先生只是戏言而已,切莫当真。」

  「戏言?哼,那混蛋整天到晚冷冷淡淡的怼人,迟早一天吞了他。」崔曼雪眼眸中蔓着杀气,周围丝丝寒冷的雾气弥漫出来。

  「雪姨,你说先生他修为到如何地步了?」张轩明把头埋进美妇怀里,闻着淡淡的香味问到。

  「我也不清楚,」美妇伸手把张轩明抱在怀里,饱满的乳房蹭着怀里人的脸蛋,「但他儒道双修,怕已是地仙法力了。」

  「地仙上还有别的境界吗。」张轩明隔着衣物含住美妇的乳头,轻轻咬起来。
  「唔……」美妇轻吟一声,娇声道,「地仙已是夺天地造化,有五百年寿命,之上还有天仙,古往今来,成就天仙者不过寥寥数人,每人都占有一上好洞天,有的地仙占有福地,有的则没有。」

  张轩明伸进美妇的衣襟,顺着滑腻的皮肤,探到另一个山峰处,轻轻一扯,白皙的硕大乳球弹跳了几下蹦出来。

  「雪姨你也是地仙法力,怎么不占个福地呢。」张轩明把头埋进柔软之间,舌头舔着裸露的皮肤,一只手顺着光洁的小腹向下滑,衣物被轻轻拉开,亵衣已露出了一角。

  美妇咯咯娇笑,低头在张轩明脸上亲了一口,「因为我怀里这个小冤家呦,比什么洞天福地都重要啊。」

  张轩明嘿嘿笑了几声,抬头咬上了美妇的樱唇,舌头撬开贝齿,挑动着美妇的香舌,「滋滋」的吮吸着美妇的津液。

  「唔……」美妇眯上眼,享受的搅动自己的舌头,玉手探进张轩明衣物里,揉着阳具,感受阳具在自己手里慢慢变大,变热。

  美妇用拇指和食指揉捏着龙头,偶尔撸动几下,「嗯…雪姨…」张轩明用热切的眼神看着她,美妇眼眸里水波荡漾,嘴角含春,脸颊上透着微微的潮红。
  美妇轻轻推开张轩明,伸手解开自己的衣物,本已半裸雪白娇躯现在一览无余,披在身上的衣袍使这具肉体更显诱惑。

  由上往下看,美妇满面春潮的俏脸下面是泛着粉色的脖颈,然后是诱人的雪白锁骨,两具硕大各有一半被衣物遮住,有一个乳头露在外面,粉嫩嫩的挺立着。
  光洁的小腹上隐约有些腹肌,小腹上有些汗液,正在火光的照耀下泛着亮光。
  之后是两条丰盈大腿之间神秘的黑色森林,散发着让雄性血脉喷涨的气息。
  美妇坐到椅子上,抬起自己的两条大白腿,手臂从两边伸过来,掰开湿润的小穴,一幅任君采摘的样子。

  张轩明喘着粗气,缓缓靠近美妇,把阳具贴在小穴上,但并未插进去,两只手握住美妇的脚裸,让阳具在嫩穴上磨蹭着。

  双手在美妇大腿上游走着,柔软弹性的手感让张轩明爱不释手。

  「轩明…」美妇哀求着,张轩明见此,也不拒绝,阳具缓缓插入嫩穴中,水嫩的肉穴抽插起来十分滑顺。

  「唔……嗯……」美妇轻轻呻吟着,大力揉捏着自己的丰乳。张轩明抽插了几下,拔了出来,淫水顺着身体从小穴流到嫩菊处。

  张轩明手指轻轻探入菊花,轻轻扣了扣,美妇身体一僵,「雪姨…」张轩明试探的问道,美妇红着脸点点头。

  张轩明把阳具对准嫩菊,手指揉着小穴,待到美妇放松身体,嫩菊变的松弛,张轩明握着阳具慢慢的向深处挤。

  「啊…」美妇皱着眉头,忍着疼痛,尽力控制自己不要用力,张轩明缓缓插入,阳具没入紧致温暖的菊道。

  「呼……呼……」菊花的传来的疼痛与异物插入的感觉让美妇不住的收缩菊道,一阵阵的紧致挤压让阳具有着异样的快感。

  张轩明开始动起来,刚开始还很困难,虽然有淫水的润滑,但还是让二人有些不适。

  阳具流出淫水润滑着有些干旱的菊道,越往后抽插的越顺利,美妇也感到了不一样的快感。

  美妇用两条美腿缠住张轩明的身体,身体随着阳具的抽插耸动着,张轩明一只手揉着嫩穴,另一只手在美妇身体上摩挲着,享受着光滑的手感。

  「唔啊………」美妇闭着眼,樱唇微张,肥臀一阵抖动,淫水不断的从嫩穴中泻出来,流到二人交合处,湿润了肥硕的屁股和阳具。

  嫩菊随着高潮收缩,张轩明也不再忍耐,阳具在菊道里爆发,汹涌的白浊射满了菊道,美妇只感觉菊道一暖,快感就顺着脊柱冲到脑海,让美妇一阵眩晕。
  疲软的阳具很轻易的就从菊花里拔出来,原来粉嫩嫩的菊花变的充血肿胀,张轩明指尖一碰,美妇痛呼一声,幽怨的看着小冤家。

  美妇起身,蹲在椅子上,低着头等着菊花里的精液流出来,可肿胀的菊花堵住了精液的去路。美妇红着脸,让身边的侍女帮忙。

  旁边的侍女刚看完一场春戏,满脸潮红,侍女伸出玉手,用食指和拇指轻轻撑开菊花,粘稠的白浊缓缓流下来,有的直接滴到椅子上,有的顺着侍女的手指流到手腕处。

  「雪姨,此女怎么处理?」张轩明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淫靡的一幕一边开口问到。

  美妇懒散的抬头看了看箱子里的少女,外面裸露的皮肤比身上的素衣更白,不仅肤若霜雪,身上的毛发也是白色。

  「送去白玉京当个花瓶玩物罢了,毕竟浑身雪白的女子,也是件稀有的物种呢。」

  「此女还是有实力的,天赋也不弱,送去豹房可好?」

  美妇摇了摇头,「豹房虽然需要这样的人,但她跟脚不明,进不得豹房。」
  「那也只能如此了。」张轩明点点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