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90)【作者:biohazrd(心慯遗憾)】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90)【作者:biohazrd(心慯遗憾)】
字数:945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九十章一个连作者都看不懂的前奏
  「呐,其实……刚刚是我趁着妈妈你不在家,在房间里偷偷看A片啦……」
  想曾经我当初怕被妈妈发现我躲在房间里偷看AV,躲躲藏藏掩掩埋埋的,心惊胆战了不知道多少次,现如今我居然会主动拿出来给妈妈看。世事无常变化太快,真的一点都不虚。只不过相较于让妈妈发现我和温阿姨的奸情,AV已经是无关紧要的了,孰轻孰重哪个更重要,自然要舍其轻者。

  望着IPad屏幕里两具交织的赤裸胴体,尤其是好死不死的点开的,还是关于母子乱伦的影片,里面的一美熟妇正撅起个屁股被儿子肏弄着,即便交合的地方打上了马赛克,但是经历过真实乱伦的陈淑娴如何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当即她的俏脸通红了一大片,带些羞恼地看向我,「你……你怎么能看这种……黄色……不健康的东西……你你……」

  「快删掉,还有这个平板电脑哪里来的?」

  「我我我……」,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我便是把事实告诉了妈妈,「这是儒沛借给我的,至于我为什么会看这些AV,难道妈妈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什么啊?难不成你看这些……不健康的东西……还是我教你看的不成?」,妈妈寒起了脸色,铮铮地瞪着我。似乎我今天不给她个解释,她是不会罢休的样子。

  「妈妈你不曾爱过我,想要和我回复到普通母子的关系,我都可以接受,尊重你的决定。但是我的心意你难道不清楚吗?妈妈你觉得我真的能放得下吗?既然妈妈只是把我当作儿子,那我就做你的儿子,只在心里面默默喜欢你,只要妈妈你觉得幸福我就足够了」

  「然而妈妈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是有多迷人,而妈妈你跟我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经常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总是不自觉地看向妈妈你的胸部,屁股,甚至幻想妈妈你的裸体,整天面对着自己最喜欢的女人,我都不知道有多少次差点克制不住冲动向你扑上去。我能忍得住一次,我不敢保证能忍得住第二次,第三次。所以我也只能靠用AV来疏解,发泄掉对妈妈你的欲望,这样我才可以继续和妈妈保持母子的关系下去,不然……」

  我没有把话说完,但妈妈明白我要说的意思。听完我的话,妈妈并没有羞窘,亦没有恼羞成怒,而是深深的默然。她以为只要和儿子回复到平常的母子关系,儿子对她的感情就会慢慢化淡,却是忽略了儿子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对性刚产生朦胧的认知,在尝到禁果后,哪有那么轻易释怀的,况且不要说儿子,就连她都三十多好几为人母亲了不也是如此么?

  想到此,陈淑娴就不由得夹紧双腿,还有儿子刚刚说到她的胸部,屁股,她居然也能如此淡然,她什么时候开始和儿子谈论这些私人的东西,已经能保持镇定了?她不知道,她现在的心情很复杂,说不清是高兴还是该恼怒,如果真要说的话,她也不想隐瞒自己,听到自己儿子说对自己的心意的那一刻,她的心底确实有些莫名的小确幸,那种感觉很甜蜜,甜到她都无法形容,可是她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再这样下去,连她都不知道她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有时候她也问过自己,是不是她太作了,明明她心里面也有儿子的影子,儿子也爱她,为什么她就不能放下心里那道坎,和儿子彻底在一起呢?这个想法她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了,亦然无论感情还是理智,她都确定她的心已经爱上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可是每当她生出想要和儿子彻底在一起的想法,总有一股力量阻碍着她,她也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她终究是过不了自己那关。
  到了如今,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责备儿子,是该骂他偷偷地看这些黄色影片吗?还是该怪他对她这个母亲有别的念头?刚刚到了嘴边的训斥话哽咽在心口,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最后化为一声叹息。

  陈淑娴看了一眼儿子,「你……唉……不要看太多这些……不健康的东西,听见没有?」

  「可以有时候看一下,但是不能过……过量知道吗?不能影响了学习……」
  「还有……」

  忽然间妈妈变得扭捏了起来,原本黑框眼镜下冰寒的小脸变得无比彤红,「还有……不能看那种……那种类型的……」

  「哪种类型?」,我发誓我真的不是在调戏妈妈,而是我的一个下意识问道,只不过我在问了以后我就知道妈妈想说的意思了。

  「就那种类型……关于母子的……你不要看了……」

  「可是我只有看母子乱伦的才有感觉,其他的一点意思都没有,而且我也只下载了这方面的」

  「那你就下载其它的看,不然就不要看了」,说完妈妈羞赧地转身走了。
  我见此在心底偷偷暗笑,如果说前面我只是下意识问道,那么后面的一句就是在故意调侃妈妈了,看到妈妈娇羞的模样,我就越发的想笑,对于温阿姨所说的,不由得期许起来。

  在我以为这场风波要过去了的时候,已经走到玄关处准备穿鞋的妈妈忽然停下了动作,使得我稍稍松下来的小心肝顿时又提了起来。难不成没有瞒过去吗?
  「对了,差点忘了」,妈妈再次脱下了鞋子,从我这边走过来。

  我整个人紧张得几乎拧成一团,看着妈妈朝着我走过来,然后从我的身边擦肩而过,然后走进了她的房间,我那快要收缩的瞳孔,还有胸口膨胀得要爆炸的心跳,都无一在证明着我此刻的状况。

  好不容易安慰自己妈妈只是掉了东西在房间,进去拿而已的时候,妈妈再次从房间里出来,走到我的跟前时,突兀停住了脚步,这时我的房间门是开着的,妈妈无意间瞟了一眼,里面没有什么异样,就是空气中的味道有些怪怪的,不过由于窗户是开着,气味有些飘散,她也说不准是什么样的味道。便是没有多大留意,只不过床上被子掉落出来的一抹连着扣子的带子,像是肩带之类的东西,让她多留了几分心。

  不过她没有声张,仍旧不动声色的从我身边走过,并对着我说道:「妈妈有事先回学校了,中午可能不回来了,你自己弄热一下昨晚的饭菜吃吧」。

  「哦,好」,我愕然地点点头。我呆愣地站在房间门口,有些许懵然。
  走出到门口合上家门,陈淑娴踟蹰了一下,「那个……扣子……应该是女人的胸罩没错……」

  虽然只是看了一眼,但是陈淑娴她作为女人,对于胸罩和内衣基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尤其是她从发育开始,她的胸部就超出常人,所以她比之一般的女生还要早穿上了胸罩,相伴了她二十多年,几乎每天都贴在身上的东西,她闭着眼睛都能认得出来。可是儿子小枫的房间里怎么会有女人的胸罩,难不成是偷她的?

  可是她并没有发现内衣有少啊,而且她的每一件内衣她都十分了解,那一件的款式她却从来没有见过,会不会是那小坏蛋自己买的?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或许那小坏蛋就是这么表态,喜欢拿女人的内衣来干那种事……

  一想到儿子拿着女人的胸罩套到下面的大家伙上,做着龌蹉的事情,一想到这个画面,陈淑娴就不禁一阵羞嗔。但另一方面她又有些莫名的不爽,这小坏蛋居然拿别的胸罩也没有拿她的,难不成她这个做妈妈的就真的没有魅力吗?
  要是此时的我知道妈妈在门外的想法,肯定会先吐槽一句,我要是真拿你的,恐怕又是一顿好骂吧,而且还是不带断气的那种。不过妈妈倒是想错了,我可不需要自慰,我有温阿姨这么一个大尤物老婆兼情人般的存在,我还需要自什么慰啊?都能真刀实枪地肏,爽翻天了都。

  亦然陈淑娴刚迈出的脚步忽然又收了回来,突兀转过身看向紧闭着的家门,她总有一种什么重要东西被夺走的感觉,而且从儿子小枫的房间里瞄到的一眼女人的胸罩,尽管她很想说服自己,那是儿子小枫自己买的,好方面满足他发泄欲望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而且她一开始听到的女人的声音,貌似和平板电脑里的不太一样,她是没有看过这些淫秽的东西,但是这些……影片大多数都是某个岛国传过来的,只是她适才听到的,并不像是日语……
  「算了,先去处理了学校的事情,这件事以后再慢慢探究吧,要是被我知道,夏鎏枫看我怎么收拾你——」

  陈淑娴在心里计较了一下,现在学校的事情比较紧急,反正这小坏蛋傻笨傻笨的,要是真做过什么事,想要追查起来非常容易。于是她便把这件事压在了心底,再次迈动了脚步朝着楼道间走去。

  而在家门另一边的我,站在房间走道上久久没能回神,这大起大落得太快,就算是我已经有过众多类似的经验,都不能一时轻易接受。可能是对方是妈妈的缘故吧,相比其他人,妈妈在我心里面着紧程度要重要得太多了。我不知道妈妈若是发现我和温阿姨之间的奸情会有什么反应,正因为未知才是更加恐惧,与其去面对发生后的境况,还不如防止事情的发生。

  我回到了房间里,而这时温阿姨也听到了声音从衣橱里出来,看见我惊魂未定的样子,以为我发生了什么事,不由得担忧道:「怎么了?小枫,是不是你妈妈发现了什么?还是有其它的事?」

  「没,没什么,就是心里面有些不安,有种不好的预感」,我坐落到温阿姨的身边,尽然温阿姨的巨乳撑起的蕾丝打底衫,上面凸出的两颗小点,加上下身拉上的套裙没有完全放下来,淫水渗着腿根内侧流淌的画面,是个男人看了必定会血脉喷张。可是我此刻面对温阿姨如此的风情,却是没有了心情。

  然而温阿姨并没有不耐的样子,反而很温柔地搭着我的肩膀,亲昵地吻着我的耳垂,「傻孩子,有什么好不安的,天塌下来有阿姨和你一起面对」。

  「谢谢你,温阿姨」,我挽起温阿姨的柔荑小手,「是了,温阿姨,你说妈妈是不是真的对我没感觉了,我把我偷偷看AV的事情告诉她,我原本以为她会很生气的,却是仅仅有些羞恼罢了,而且还对我放任自流了」。

  「呼呼呵呵呵」,忽然间温阿姨笑出了声,「你就为这事在纠结啊?」
  「真是的,说你笨还真没有说错你,刚才在衣橱里多多少少也有听到一些你跟你妈妈的对话,虽然没有听得很清楚,不过其中你妈妈前前后后的语气变化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哦。你没发现你妈妈一开始是怒气冲冲的吗?吼得那么大声连我在衣橱里都吓了一跳,后来你跟你妈妈说你是在房间里偷偷看黄色影片后,没发现你妈妈的语气一下子暖和了下来吗?至于后面不是你妈妈对你放任自流了,而是相对于你妈妈幻想中的场景,你给出的答案更能使她接受,懂了吗?傻瓜」
  「你是说一开始是因为妈妈吃我的醋所以才会生那么大的气的?」

  温婉婷点点头,毋庸置否地摊开手。

  得到温阿姨肯定的答案,我一下子转阴为晴,适才的阴霾霎时间统统不见了,变换成高兴的神色,「这么说妈妈的心里确实是有我的咯?」

  「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你妈妈心里面不是没有你,而是因为一些什么样的原因,她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所以才会狠心推开你。如果你能找到她心里面那层原因,或许就能解开你妈妈的心结,也就能和你妈妈彻底在一起了」
  温阿姨此时就像个知心的大姐姐,温柔地抚动着我额头刘海的发丝,「其实你和你妈妈的感情多桀多舛并非不是一件好事,虽然你们现在暂时回复成普通的母子关系了,但终有一天你会解开所有误会重新在一起的。若如果不能把这层心结解开,即便你现在和你妈妈在一起了,有一天也是会分开」

  「好了,想必你也没什么心情继续做了吧,你应该也饿了,我去给你做饭,你妈妈没有时间,我来弄好了,省得你吃昨晚的隔夜饭菜,隔夜饭菜吃多了对肠胃也不太好」

  说着温阿姨就站起了身,把套裙拉下束好,至于胸罩嘛她也就懒得穿了,以她对这小坏蛋的了解,尽管现在看似歇鼓了,但谁知道什么时候又想要。反正她全身上下还有哪个地方这小冤家没有看过的?就便宜这小坏蛋好了。

  「你先休息一下,阿姨很快就弄好有得吃了」,温阿姨打开了房间门走了出去,一边嘴里呢喃着,「不知道冰箱里有什么东西,没有的话只能下去下面的超市买一点了」。

  我对着温阿姨离开的俏影淡然一笑,没有去跟温阿姨客套,自己老婆为自己这个做老公的做饭不是很寻常的事情么?如今的我已经不想再去忌讳什么人伦道德,怕会伤害到和徐胖子的友情了,我只能好好珍惜和爱我所爱的女人,这就足够了。同时我也要更加努力,不能再让她们为我遮风挡雨,我也要成长为可以给她们依靠的大树才行。

  或许,这就是成长,乃至成熟吧——

  我暗暗地对自己说了一句。随即便笑了笑也走出了房间,来到了厨房,看到温阿姨在里面忙碌的身影,我走到温阿姨的身后,伸出手从后面轻轻一搂。「温阿姨,你真香」。

  却是惹来了温阿姨的阵阵白眼,「你这小鬼,阿姨的身子什么味道你不是都快闻烂了吗?还跟阿姨说什么香不香的,一听就知道是花言巧语,你去骗骗小女孩还可以,阿姨可不吃这一套哦」。

  「小女孩可没有温阿姨这么美这么性感,值得我去骗哦,况且温阿姨你真的想要我去骗小女孩吗?如果是温阿姨你叫的,我也是可以的哦」

  「冤家,就知道调侃阿姨」

  温阿姨涟濯笑嗔,仿佛世间万物都为这一颦轻笑而失色。虽然嘴里说不吃这一套,可是这眼神里的雀喜是如何都掩盖不住,看来不管是哪个年龄层的女人,只要是被自己喜爱的男人夸赞,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好了,先放开阿姨,你这样阿姨怎么做菜?」,于是温阿姨从我的怀里挣脱开来,走到一旁的冰箱取出了一簇大白菜,「幸好家里的冰箱还有材料,不然就得下去下面超市多跑一趟了」。

  「随便弄弄就行了嘛,我又不是要吃什么大餐,就普普通通解决一餐就好」
  「那可不行,你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营养可不能丢下,好了,你先出去坐坐,阿姨很快就好了」

  「饭可以吃些吃没关系,可是我的某些地方现在倒是很饿怎么办?」,一边说着,还故意蹭到温阿姨的背后,我是特意没有拉裤链,尽然下身的凸起,顶住了内裤撑到了外面来,摩擦着温阿姨肥美的大屁股。

  感受着自己的屁股被侵犯,那硬邦邦的触感她又如何不清楚我的小心思,当即娇嗔地回过头来白了我一眼,不过并没有阻止我的行动。温阿姨这么配合,我自然不会辜负她的「好意」,于是便干脆蹲下齁着那翘挺的肉臀。

  一双大手搭在了温阿姨的屁股上,隔着套裙揉搓了起来。尽然这样我还没有满足,下一秒我便把那碍事的套裙拉到温阿姨腰部的位置,露出了一白白胖胖的大白腚,而且是完全真空的里面,结实的臀型完美的曲线,光是看到的刹那我就忍不住扑了上去。

  我的头几乎都要窜进温阿姨的臀沟里面去了,亦然我的咸猪手也没有闲着,在我嗅舔那丰满的白肉时,就早早地落在了由下的透明丝袜美腿上,超好的上等丝袜纤维带来的手感,绝对不是那些发廊妹或者街边站街女所穿的丝袜可以比较的,甚者单纯这双美腿,就不是那些出来卖的可以相提并论的。

  「喝唔,啊,呵唔呜,啊」

  「不……不要………小枫,不要舔了,这样总让我觉得好难以为情」

  虽然温阿姨的大美臀很好,但是我志不在此,适然被妈妈突然回来中断了的爱爱,适才没有发泄出来,如今一被刺激比之刚才还要想要。就算温阿姨不说,我也打算要干「正事」的了,不过经温阿姨这么一提,我倒是有些小恶趣。
  「有什么好难为情的,反正都没人看见,而且谁让温阿姨你的大屁股这么美,实在令我欲罢不能啊」

  「阿姨都已经能当你妈的年纪了,屁股什么的都已经松弛了,哪还有什么美的?」

  「额,温阿姨,谦虚过度就是虚伪了哈,你这大白臀,要是说不美,我还真想不出来世间还有别的屁股能比得过温阿姨你的……」

  说到这我忽然停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海里突兀浮现起曾经回家的路上无意间捡起的美熟妇,她是我见过的女人之中屁股最大最美的,即便是我见惯了妈妈和温阿姨两大美妇的绝好身材,也不得不承认那美熟妇的肥臀比之妈妈和温阿姨的要诱人多了。真是不知道如果能一辈子被那硕大肥臀压在身底下,会是什么样的感受,会不会就此窒息死去?

  说起来当初我经受不住诱惑,强上了美熟妇,事后她居然没有去报警,想那时我可是担惊受怕了很久,甚至差点以为妈妈为了我出卖身体。事情过去这么久了,我依然存有几缕担忧,生怕某天会有警察上门把我抓走,不过那美熟妇,无论是身材样貌气质丝毫不输给妈妈和温阿姨,更甚者,美熟妇在成熟丰腴上还要更胜妈妈和温阿姨一筹,那完全熟透了的风情,我至今都还记得,无数次我回想起,同时拷问自己,如果再给我选择一次我还会不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尽管我内心无数次否认,但是我很清楚,无论再来多少次我可能都会做出一样的选择。尽然在如果真有警察上门把我抓走,我会不会感到后悔,可答案……我心里竟一点悔意都没有,相反我内心竟然。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反正那个美熟妇只不过是我人生中的一个意外小插曲,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再遇见她了。
  「就知道哄阿姨开心,好了,要插就快插,再被你说下去,阿姨在你的嘴里都成了虚伪的女人了」

  「额啊,什么嘛,我可没有哄温阿姨你开心,我说的都是事实啊」

  温阿姨的莺笑打断了我的浮思,回过神来听见温阿姨的话,我顿时辩答道。不过手边的动作也丝毫不停缓,手指一下子就摸进了温阿姨腿根的腹地,感受着一块湿润的地带,霎时戳了进去。

  「难怪温阿姨你这么急切,原来里面都已经湿成这样了」

  「还不是你这小坏蛋害的,刚刚做到一半突然中途停了下来,害的我不上不下的,都是你这小冤家呐」,温阿姨透过来阵阵没好气的白色瞳光,连续对我眨了好几下眼睛,甚至都不太想理睬我了。

  我「嘿嘿」一笑,「既然如此,就让我来填补你的空虚吧」。

  当即我便拉下了内裤,从里面把我的肉棒给释放出来,紧接着就朝着那雪白嫩肉的肉沟中怼去,直入臀沟的腹地,和温阿姨做爱了这么多次,对于温阿姨的身体构造我想必这世界上没有谁比我更清楚的了,我甚至敢说就算是徐胖子的爸爸也未必有我更加了解温阿姨的身体。

  很轻易地我就顶到了温阿姨小屄口,瞬间龟头末端就传来湿濡的触感,我便知道我也没有插错,旋即腰间一挺插了进去,慢慢没入到那蜜壶之中。

  「哦……」「噢……」

  我和温阿姨几乎同时叫出声,我那雄厚的本钱撑开了紧隘的肉壁,和充满皱褶的肉壁顿时来了个最亲密的摩擦,一股炙热的热量瞬间就侵上了我的鸡巴,使得我整个人都觉得热乎乎的。而温阿姨为了方便我能更好地插进去,身子呈半弓两手撑着灶台,脸色现出些许不适的表情。

  我适才和温阿姨做到一半哑然而止,虽然温阿姨表面嘴上不说,可是身体却是诚实的表现出来,她是很想要的了,之前是因为见我心境有波动,不好提出来。其实她的小屄早已经是湿答答的一片,就等着我宠幸,用我的大鸡巴满足她了。
  乃至于我的鸡巴几乎是一下子就滑进去,都不用如何出力,才刚进去大量的淫水就侵占了过来,和阴道的皱褶一起把我的肉棒紧紧包裹。那一刻我舒服得闭起了眼睛。

  「哦哦哦……小枫……轻点……别那么大力……哦啊啊哦……」

  「噢呜呜呜哦……好大的鸡巴……大鸡巴肏得我好舒服……哦噢噢……呀嗯啊……」

  「老公……大鸡巴老公……噢啊哦哦……噢哦……噢哦……我的小屄……被肏得好舒服啊……啊啊哦……」

  我瞬时间停了一下,并不是我要射了,而是我停下来把温阿姨翻转了过来面对着我,我色色一笑,把温阿姨的一条大腿给抱起来,继续将鸡巴插入到温阿姨的淫屄里。

  「温阿姨你叫得这么大声,要是被隔壁的邻居听到不太好吧」

  「哦哦哦……什么邻居……你的邻居不是我们的家吗?……哪还有什么邻居……呼呼忽忽……就算有……就算有她们听到又怎么样……她们不爽也可以做啊……」

  「她们做爱可找不到像温阿姨这样的大美人哦,而且身材杠杠的,怕是她们做梦都梦不到我在和我最好的朋友的妈妈在做爱,且这奶子,即便她们十辈子都没有这福分吧」

  兴致之余,温阿姨背靠着灶台,使得我不用花费太大的力气去搀扶,分出的一只手落到了温阿姨右边的大胸脯上,隔着蕾丝打底衫,尽情的搓揉起来。柔软的手感使我为之一窒,差点就想把温阿姨压在地上,可以好好地玩弄这对巨乳,一边肏她的小屄。

  就这样,我都不知道抽插了多少百下,我就像个永不停歇的打桩机,拼命朝里面捅,做到最后温阿姨干脆都坐到灶台上,承受我带去猛烈攻势。到了最后关头,我和温阿姨两人大气都不敢喘,似乎憋着一口气就这样到达顶峰。

  「哦哦哦……我不行了……泄了……又泄了……噢噢噢……」

  「啊吼……」

  随着我的一声低吼,整个人压在温阿姨的身上,紧搂着温阿姨那仅可盈盈一握的细腰,在到底顶端的那一刹那,我终于爆发了。不知道多少的精华浓浆从我的精囊源源不绝地输送到温阿姨的子宫里,滚烫热炽的冲击着温阿姨的子宫颈,乃至淌流而入直至卵巢。

  「噢噢……好烫……好热……子宫要被烫坏了……」

  「这下子……我肯定会怀孕的……我要怀上小枫的孩子了……」

  「怀上……儿子的好朋友的……乱伦孽种了……好舒服啊……」

  久久……我渐渐从射精的虚脱中回神,从温阿姨的小屄拖出我刚射完精略显疲软的肉棒,不要以为我的战斗力强劲就真的可以射完精还能保持硬梆梆的,小说里写的都是有夸大成分在里面,不管这个人多厉害,战斗力多强,刚射完精肯定会有一阵子的空虚和痉挛的,即便再受到刺激还是能硬,那都是接下来的事,刚射完精的男人无论遇到再大的诱惑,亦会疲倦一阵子心无所感的。

  尽然我已经算很不错的了,射完精后还能保持普通勃起的硬度,虽然没有完全勃起那么胀大,可是再大干一场仍是可以的。我看着被我干翻软瘫在灶台上的温阿姨,不禁燃起一阵只属于男人才会懂的自豪感,这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哦。
  见到温阿姨的下阴,仿若拧开了水闸开关似的,大量流淌而出的淫水,伴随着我的白色浆液一同泊泊流出,画面有多淫秽就有多淫秽,看着我都想再插进去爽一翻了。

  「嘿嘿,温阿姨舒服吧」,我凑到了温阿姨的脸庞,坏坏笑道。

  而温阿姨这时也勉强恢复了些许力气,看见我一副贱贱的笑容,没好气地别过脸去,对我翻了翻白眼,踟蹰地从灶台上下来,「这下子可以给阿姨做饭了吧——」

  「当然可以」

  「如果可以,是否先把阿姨放开呢?」

  经温阿姨这么一提,原来我的手仍然搂着温阿姨的细腰不放开,一直置在温阿姨的身后。被温阿姨这么一说,我才悻悻然地松开手,在灶台下面的柜子里取出纸巾递给了温阿姨。

  「我来帮你吧」,见温阿姨抽出了几张纸巾往身下搽拭,我便提出了主动帮忙。

  温阿姨倒也没有拒绝,反而大方重新坐到灶台上,摊开了双腿在我面前露出了女人最私隐的阴处。亦然可能是因为刚刚上下窜动了一下,导致淫水和精液已经流到了大腿,两条雪白的大腿内侧都汪洋一片,透明的玻璃丝袜也被侵湿了。
  「是了,温阿姨,其实我从刚刚就很想问你了,如果适才妈妈真的下定决心进去我的房间查探,打开衣橱发现你在里面的话,你会怎么办?」

  我一边细心用纸巾沿着温阿姨的大腿往上擦掉白色的精斑,只不过淫水是擦不掉的了,只能等水渍慢慢干,然而这时我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听到我突兀这么问起,温阿姨脸上为之一愣,她倒不是没有想过若是被小情郎的妈妈发现她们之间的关系,要如何自处。但在那种情况下遇见又是另外一回事,况且她和她小情郎的妈妈可不是陌生人,都是曾经打过照面的,尽管没有很熟络,但也是见面至少都会示意一下。一想到她一个和人家妈妈同龄的女人,居然跟人家的儿子搞在了一起,还被撞见了奸情,想起刚才的画面,若是小情郎的妈妈真的进来查探,真的把衣橱打开,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自处,想到这温婉婷亦是一阵羞窘,暗忖还好没有发生那种事情。

  「还能怎么办?跟你在一起这种事情迟早都会发生的,只是看时间早晚而已,或许在那种场面和你妈妈碰见是会很尴尬没错。但如果真要被你妈妈发现,那也没有办法,只好跟你妈妈坦诚布公了」,这时候温阿姨顿了顿,忽然笑了起来。「虽然有时候我试想过如果你这小冤家只有我一个女人多好,但大部分其实我都挺庆幸的」

  「为什么这么说?」

  「你想呀,阿姨都能做你的年纪跟一个与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人在一起,换做是谁都会反对的,特别是男方的父母,换位思考,要是小沛也找一个跟我一样差不多的老女人在一起的话,我也同样受不了。然而你就不同了,你这小坏蛋,竟然连自己的妈妈都玷污了,这样一来,你觉得你妈妈的立场还能站得住阵脚么?」
  「额……」

  貌似……温阿姨说得……我竟没能反驳……

[ 本帖最后由 ads234440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