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姐姐才不会是魅魔】(05 续)【作者:943875589】
【我的姐姐才不会是魅魔】(05 续)【作者:943875589】
字数:76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5。4

  「滴……」电子时钟发出1分钟计时的结束,处刑室里死一般的沉寂,只剩下安迪粗重的喘息断断续续,伏在他胯间的魔女除了开头的那几滴精液外,再没等来更多的精华,满眼疑惑地抬起头来的她,轻易地就找到了原因。只见原本塞进安迪口中的丝袜已经被他吐了出来,上颌的牙齿深深地咬进下嘴唇,鲜红的血液正顺着他的脸颊一滴一滴地坠落在拘束椅上,汇成了一条血色的小溪……「啪,啪,啪~ 」停下了所有的挑逗,妖精拍着手站起来,逃过一劫的安迪从她那原本充满淫欲的红瞳中看出了几分欣赏、几分讶异、甚至还有一丝爱怜。

  「把我姐姐放了!」咽下一口自己的血,安迪迫不及待地要求道。「好,这就把姐姐还你~ 」曲线火爆的肉体来到他的身边,一只柔夷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脸庞,另一只手摘下了戴了一夜的蕾丝眼罩,安迪的眼睛慢慢地睁到最大,看着那张熟悉又带着几分陌生的脸,娇艳面容一如从前却明显成熟了些,眼角眉梢带着几分少妇独有的放浪,艳红的头发、血色的眼眸却不是印象中的模样……还没等他开口,两只暗色的角、巨大的飞翼和红黑两色的尾巴,就从她身上缓缓生长出来……「HolyShit!魅…魔…啊?!」一脸懵逼的安迪情不自禁,引得维黛丝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一脸狐媚而又狡黠地凑近他唇边的伤口缓缓舔舐,「喜欢姐姐这个样子嘛?来,叫声姐姐听~ 」

  「你才不是我姐姐,我姐姐才不会是魅魔!」满眼狠狠地安迪愤怒地吼道,「你把我姐姐怎样了?!」「呐呐呐……又开始不乖了,还是说,又想故意惹姐姐生气,然后让姐姐用色色的手段惩罚你?就像之前在日本的酒店里一样,恩?!」维黛丝的话语带着恶魔特有的魅惑,用两人之间才知道的秘密揭示着现实。「你怎么会知道?哦啊~ 喔……好舒服!」摇摆的尻尾张开箭型的末端,一口吞下了安迪的肉棒,「可以哟~ 陪小安迪做色色的事,然后榨干你身体里的每一滴精液,你呢尽可以嘴硬,只不过等会不要哭着喊着求姐姐停下就好了……?」

  尾巴得到了主人的指令,从深处送来大量淫乱的汁液浇灌在忍耐了许久的肉棒上,柔软湿热的内壁紧紧包裹着棒身上下起伏着,发出呲溜呲溜地淫荡水声,让从未体验过魅魔特有榨精器官的肉棒,一下子就恢复到了濒临射精的状态,「喔呃呃…这是什么…怎么会……这么舒服……啊,不行了啊~ 」听着弟弟的呻吟,维黛丝舔弄着安迪敏感的耳垂,把蛊惑的魔音送入其中:「呐~ 姐姐的尾巴很舒服吧?你方才为了姐姐拼了命地忍耐,让姐姐好感动额……来吧,让姐姐好好补偿你,不要再忍了,把身体完完全全交给姐姐吧……恩……」

  「她的声音真好听,好柔好腻……」受到话语的蛊惑,安迪轻而易举地被维黛丝操控了身体的欲望,尽管身体还在本能地想要忍耐,但上下活动的尻尾已经感受到精液的味道。瞄了一眼激烈的交合处,维黛丝一脸邪魅对着安迪的耳朵,发出一声悠长且淫荡无比的呻吟,惹得小男人心头一荡,「喔啊……」随着高亢的叫喊,早就按耐不住的精液终于突破了所有阻碍喷射而出,滚烫的白浆刚离开肉棒,瞬间就顺着长长的尾巴被维黛丝吸收,先前维黛丝施展口技时注入输精管的媚毒,让汹涌喷发的精液一经发射就停不下来,直到整个肉棒射的发疼才缓缓止息,安迪如同被掏空了身体般,闭着眼睛在大口喘息。

  「恩啊,好甜美的精液,还带着恐惧和绝望的味道,也不枉费我方才陪你玩了这么多花样~ 」随着精液的喷射,安迪恢复了些理智,听到维黛丝的自言自语也想起早前的自己,被眼前的美妇好一顿痛揍,之前吞下的魅魔唾液的麻醉效果也随着射精而效力渐弱,浑身的伤痛又回到他的神经中……突然他感到一个火热的躯体跨上他小腹,胸前的两颗红豆也传来异样的快感,正是维黛丝那不安分的双手在捻拨逗弄,而丰满的美臀坐在他小腹上磨蹭,终于又品尝到弟弟精液的少妇非但没有满足,反而如同打开欲望闸门的淫兽,赤红的双瞳发出灼热的目光,美艳的容颜上写满赤裸裸的饥渴,而那如毒蛇般吞吃肉棒的尻尾,也从未有一刻停止过对猎物的爱抚。

  「我……我已经射不出来了……」惊恐的安迪禁不住喊道。「是嘛,那就求姐姐放过你呀小安迪~ ?」「别姐姐、姐姐的叫,你又不是……唔……唔……」「嘁~ 口谦体正直的小可爱~ 」两座丰满茁挺的乳峰被从乳罩中释放出来,维黛丝不由分说地将一只豪乳塞进男人的口中,而后自动喷出一股股浓郁的乳汁……起先还抗拒的安迪,却觉得入口的乳汁异常香甜,喝下一口浑身都暖洋洋的,连受伤而感到的疼痛都慢慢消失,之后就如同上瘾般渴望更多,他开始主动揉捏饱满鼓胀的肉团,力道之大在那雪白的硕乳上留下了一道道爪印,试图更多更快地挤出汁水,浑然不觉何时被维黛丝解开了手上的束缚,根本注意不到被挤捏得快感连连的维黛丝,此刻嘴角那抹恶魔般的微笑。

  良久,喝饱了的安迪满足地放开了已是红斑累累的肉团,周身皆软地躺倒在椅子上,等待许久的维黛丝终于等来了即将丰收的时刻:「喂~ 弟弟可不能吃饱了就不管姐姐了呀~ 」「恩?你自己找吃的去,别烦我~ 」听到他的回答,少妇又好气又好笑,也不跟他客气:「可是姐姐只想吃掉小安迪呀~ ?怎么办呢?」本能的感觉到危险,猛然想起自己身上还坐着一只恶魔,可维黛丝显然并不打算给他任何机会,「你看姐姐只是想到又能吃掉最爱的弟弟,姐姐的小穴就可以变得这么湿湿嗒嗒的呢,看到里面一动一动的肉肉了么,她可以很怀念弟弟精液的味道哟,一插进去就颤抖地吐出美味精液的肉棒,真是爱死了呢!?」一边说着淫荡的话语,一边用白嫩的手指拨开布料遮挡下的蜜穴,只见鲜嫩的小穴深不见底,一股股泛着淫香的蜜汁很快打湿了自己的小腹。

  「咦,你看你的肉棒好像也好期待放到姐姐的小穴里额~ 」一只纤手取代了尻尾,攀上挺拔的男根欢快地撩拨着,而安迪的脑袋摇的跟小鼓一般,「你不来尝试下怎么知道跟魅魔欢爱的滋味呢?这可是你从未体验过的快感,跟人类的女人完全不一样的额。」恶魔的话语让安迪突然犹豫了下,的确啊,魅魔可是天生淫物,能让男人爽到死,可是,那是死啊,安迪痛苦地纠结中。面对诱惑时的犹豫,如同阻拦欲望的大坝开始了渗漏,而魅魔公主最精通的事,就是让它决堤,用情欲湮没所有的理智:「想想看在日本的那天晚上,姐姐现在能让你比那时候更舒服好几倍哟……?」

  回忆如水般涌来,那夜吉娜那妖冶的身姿是安迪最难忘的记忆,善于操控人心的魅魔,准确地用话语抓住了安迪记忆里最销魂的时刻,如同给沙漠中的行人送上甘美的毒药,诱人的而又致命,让人如飞蛾扑火般明知道路的尽头是堕落的深渊,却仍然想继续前行。「瞧瞧你的表情,又想要又怕被姐姐榨死,咯咯咯咯,真是可爱!明明肉棒都这么硬了还硬撑呢~ 怎么样,到底想不想要姐姐啊?……哼,傲娇的死小孩,姐姐来了~ 」

  「喔……/ 啊……」两声舒畅的呻吟同时响起,媚笑着的魔女将火热的男根,塞进了她下面那张淫荡的小口中,如果说维黛丝是在发出胜利的欢呼,那么对安迪而言则是堕入地狱的开始。很软、很烫、很紧,魅魔的淫穴让安迪的蘑菇头同时体验到了三重滋味,随着纤腰的缓缓前进,肉棒的渐渐深入崎岖狭窄、重峦叠嶂的幽径,龟头、里筋、冠沟、柱身……每一个部位都同时经历了一遍快乐的酷刑,柔软而极富弹性的肉壁带着滚烫的温度包裹着整个肉茎,急剧攀升的快感在安迪失焦的双瞳中一览无余。

  「怎么样,是不是比以前更舒服了呢?别着急,接下来还有呢~ 」维黛丝将丝袜美腿扣在安迪腰间,跪坐在他小腹上看着弟弟笑而不语,略微适应了肉穴的包裹而回过神来的安迪,一脸迷茫地看着一动不动的魅魔,突然,肉穴的褶皱蠕动了起来,「嘶……」瞬间增加的快乐让他倒吸一口凉气,身体绷了起来。「哦……哦…我…」「咯咯咯,舒服吗?再试试这个……?」蠕动的肉壁如同完全活了过来,每一个部分都在针对肉棒的弱点各自努力着,贴着里筋的肉壁在欢快地横扫,但在棱沟的周围却是上下游动,包裹柱身的淫穴甚至能同时做出相反方向的搓弄,一股油滑细腻的花心贴着竖眼缓缓揉搓,发出一阵阵吸力……

  「喔啊,这个是……停……停一下……」快感的攻击一经开始就层层加码、毫不停歇,区区人类在魅魔淫乱的榨精穴面前只有被单方面榨杀一种可能,而被快感征服而泄出精液的结果就是生命的终结。「为什么要停下呢,难道弟弟不快乐吗?你就乖乖地把精液交给姐姐吧……咯咯咯咯」带着得意,淫穴毫不费劲地榨出了股股白浆,瞬间就被饥渴的子宫吸收殆尽……而那发泄过的肉棒,却仿佛不知疲倦般依旧在维黛丝体内,坚定地挺立着接受魔窟的蹂躏,火热的肉壁无声地冒出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肉粒,狠狠刮弄着每一寸肉棒,而那一直静止的蛇腰也开始缓缓摆动,让刚刚发泄的肉棒又有了泄意。

  「为什…么…停不…下来…」持续的快感终于让安迪感到恐惧,「姐姐的乳液可是最霸烈的催情剂额,安迪还真是贪嘴,一口气喝了这么多,咯咯咯~ 哦,对了,我的好弟弟不但喝了好多乳汁,连姐姐的口水和淫水都喝下去了额!对的额,就是姐姐的丝袜,满是姐姐淫水的丝袜刚才就塞在弟弟的嘴里哦……?喝下了皇族魅魔三种体液的后果,咯咯咯咯……」维黛丝欲言又止,身下却丝毫没停止对安迪男根的爱抚,可怜的男人除了要拼命忍耐肉体的快感,还要接受维黛丝言语的折磨。「呜呜……吉…娜姐…放过…我…,你说…的…求你…你就…会停下」绝望中的男人放下了尊严,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咯咯咯,可是姐姐叫维黛丝哦,这是姐姐真正的名字,吉娜,是谁呀?」魅魔一脸狡猾地避重就轻,而摇曳的腰肢突然疾速摆动了起来,频率之快只能依稀看到摆动的残影,滚烫的精华瞬间就被源源不断地被吸榨进欲求不满的子宫中,让身下的安迪射的筋麻骨软。「呜呜呜…维黛…丝姐…姐,求你放…过我……」疯狂摆弄的纤腰总算暂缓下来,「安迪好棒,总算说出来了呢,可是,姐姐没说一定就会放过你呀!!咯咯咯」摇摆的频率刚刚减缓下来的蛇腰又恢复了本来的速度,敏感的肉棒继续娇喘着吐出精华,安迪的眼中满是绝望……

  5。5

  「嗡嗡嗡」一只手机在托盘里振动,连带着托盘内的各种金属刑具都跳动起来,瞬间打破了淫靡的气氛,一人一魔同时看去,只见一只包着战术保护套的手机闪烁着屏幕,来电显示的联系人只有一个单词「lieutenant」。「恩,是你队长嘛?」听到维黛丝的话,安迪原本绝望的眼神复又出现了一丝光亮,没有顾得去想为什么自己的手机会在这,只想尽快抓住这最后的希望,只是伸出的手臂还没触摸到托盘,震动的手机就飞到了女妖手里随后被按下了接听键,安迪也从目睹隔空取物中反应过来,就要大喊求援,「help」只说了一半,就被一团丝袜塞进了嘴里,一只柔腻的纤手却力道十足地扣在他嘴上,让他再也发不出声音,只能看着身上的恶魔一点点摧毁他最后的希望。

  「这都几点了,你还不来上班?赶紧过来!今天我们要清扫好几栋建筑。」听筒里传出队长那熟悉的咆哮,维黛丝挑衅地看着安迪,随后用安迪的声音回复道:「咳咳,队长,我得了流感,刚从急诊回到家,咳咳,我申请3天的病假。」听到这连自己分不出差异的声音,安迪的眼睛睁的浑圆,「哦,真遗憾听到这个消息,那你好好休息,保持联系。嘟嘟嘟……」维黛丝的小手一捏,包裹着战术护套的手机就成了一股下落的粉末,放开捂着安迪嘴巴的手,血红的双眸一脸玩味地看着一脸懵逼的他。

  今夜的安迪受了太多刺激,先是亲眼目睹了一个男人被魅魔吸成了人干,随后发现她非但用子弹打不死,精英特种部队出身的自己还被她一顿暴揍,彻底没了武力对抗的自信,随后还发现这个魅魔长着跟自己姐姐一模一样的脸,还知道只有他两才知道的秘密,接着把自己榨个半死之后又秀了一手隔空取物加声音复制,饶是鬼门关走过百十回的他,此刻也被深深的绝望和恐惧笼罩,心底的一个声音在提醒着他,这不是你能应付的恶魔……城市的另一边,阿蜜莉雅坐在一辆皮卡的后座上,一手讲着手机一手抚弄着一根萎缩绵软的肉棒,肉棒的主人正人事不省地倒在一边,而从她的口中说出的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哦,真遗憾听到这个消息,那你好好休息,保持联系。」随后挂断了电话,「哎……维黛丝这个小妮子真是会玩。」

  「嘻嘻,小安迪,接下来这三天,可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喽……让姐姐好好地玩弄你吧,只要尝试过姐姐给你的快感地狱,从此以后你就再也不会想上什么天堂哟~ 」维黛丝边说边用柔软的香舌缓缓舔舐猩红的嘴唇,如饥似渴的情欲满满的写在妖娆的脸上,身后的尻尾因为兴奋而狂乱地飞舞。拿出口中的丝袜,再无任何气势地安迪弱弱地说道:「姐……维黛丝姐姐,我实在射不出来了,你放过我好不好?」

  妖艳的面容慢慢贴近,又柔又腻的声音在安迪的耳边揭示着无比的残酷:「还记得姐姐之前说的,你喝下了皇族魅魔的三种体液嘛,那些体液都能让你的小弟弟一直都是硬邦邦的,你喝到饱的乳液嘛,会帮你把你全身的肉肉呀、小骨头呀、小心肝呀,都变成精液,然后从这里一滴不剩地全都交给姐姐哦……?还有你的灵魂,也是姐姐的,这是皇族魅魔独有的技能哦,连姐姐的师傅都做不到呢,被皇族魅魔吸取灵魂能有多棒的快感,你很快就能知道了……」

  「噗」被维黛丝揭示了自己最终的命运,安迪急火攻心忍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魔女却也不恼,舌挑唇吸如同尝试美味一般将那些血舔舐干净,因为电话而被打断的进食重新开始,曲线火爆的身体缓缓趴伏在猎物身上,水蛇一般的细腰继续摆动,娇颜凑近心如死灰的安迪一笑,「我们继续吧,姐姐可还有好多手段能让小安迪舒服哟,来,先试试这个!」话音刚落,一个物体就开始在安迪的后庭洞口缓缓蹭动,正是那条恐怖的尻尾,本已认命挺尸的安迪瞬间如同受惊的小猫,浑身剧烈地一抖,双眼写满了惊恐。

  「咯咯咯,姐姐知道哦,安迪从未被开发过的地方,真是期待呢~ ?」红唇盖上了对方同样的部位,两只纤手与安迪十指相扣,腰肢缓缓摆动,如毒蛇一样游弋的尾巴猛地扎进菊穴,一边分泌油滑的媚液一边一点点地往内蹭动,带给对方最强烈的刺激。全身受制的安迪动弹不得,无数的魅魔体液让他身体变得敏感无比,尻尾的每一寸移动,都能被清晰的感受到,继而带来绝妙的快感,最后在某个位置前停下。而维黛丝也恰在此时,结束了窒息般的长吻,抚摸着正在娇喘的弟弟娇音轻吐:「呐,准备好哦,姐姐接下来要一口气吸干你了……」黑色的尾巴末端如同狼牙棒一般长出了粒粒肉刺,对着那个致命的弱点像打桩机一样高速冲刺、来回旋转。

  「喔啊!!……」随着男人说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的高喊,魔女的蛇腰往安迪的小腹重重一撞,淫乱的肉穴如同千百只素手在捋动,一股股甜美的精液就被拧着挤着吸着离开了安迪的身体,被内阴深处一阵壁吸蕊吮,转瞬就成为魅魔身体的一部分,敏感的身体让连续射精的快感更加强烈,如同波浪般一次次永不停息地冲击着他的大脑和神经,安迪的脸上露出了痴痴地笑容,逐渐枯瘦的手臂主动抚摸着魅魔的身躯,正是一个灵魂堕落的开始。猎物的主动配合是维黛丝接下来施展魔法的前提,察觉到安迪的改变,让她一阵欣喜:「怎么样呀安迪,这么淫乱的调教舒不舒服啊?咯咯咯~ 最美妙的部分才刚要开始哦~ 」

  一滴淫液从她花心深处落在正喷射不住的龟头上,拖着一道银丝顺着大张的竖眼钻入,逆着汹涌而出的精液到达安迪的小腹,一个蓝色的灵魂仿佛察觉到危险,正焦虑地四处游荡,那滴深入安迪小腹的淫液一个猛子扎入蓝色的灵魂之中,随后四散开来如同倒钩一般,死死勾扯着这股魂魄再不让其游弋分毫。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微笑,维黛丝的红唇轻轻点了下安迪的额头,「很快你就只属于姐姐一个人了,我的小安迪~ ?」而后她的小腹一阵蠕动紧缩,一股骇人的吸力透过竖眼深深地侵入安迪体内,那道银丝勾扯着安迪灵魂被飞快的抽出,一路经过的地方被抽吸得源源不绝又快又美,灵魂出窍的终极快感汹涌地燃烧着安迪的神经,在其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就变得一片空白……

  跟随着喷射的精华,蓝色的灵魂被强行抽离出了安迪的身体,进入了维黛丝恐怖而淫荡的子宫中,「哦喔喔……」淫媚无比的一阵呻吟瞬间充斥着空荡的处刑室,人类灵魂的巨大能量让维黛丝获得了久违的高潮,柔软的身躯瘫软在安迪身上,浑身不住颤动。一个魔法阵在她的小腹出现,将子宫中的灵魂加速撕碎、吞噬,安迪的情感、记忆、生命也随之被维黛丝读取、消化、吸收,依旧在拘束椅上的身躯,还保留着最后尽享高潮的状态,却是再也了无生息地逐渐冰冷……良久,将灵魂炼化完毕的维黛丝睁开血红的双目,娇艳的酮体愈发勾人,「好甜美的生命,真不愧是我的好弟弟~ 」

                尾声

  纤手抚摸着还带着痴笑的脸庞,红润的双唇轻轻吻上了他的嘴,随后灵魂和魔力源源不断地注入冰冷的躯体,枯瘦的肌体逐渐恢复强健……「啊!」,如同做了噩梦一般的安迪带着一声惨叫而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魅魔形态的维黛丝正微笑地看着他,「吉娜?维黛丝?姐姐!我到底怎么了?」

  「嘻嘻,没怎么,姐姐把你彻彻底底吸干了一次,恩,包括你的灵魂,读取了你的记忆,然后姐姐再把你的灵魂打上姐姐的烙印,重新注入进你的身体,你就又活过来啦~ 咯咯咯。」除了魅魔的外形特征,维黛丝的神情又变得跟平常在家里别无二致。

  只不过她的答案引出了安迪更多的问题:「你到底是吉娜,还是维黛丝?」
  「啊,知道自己是魅魔之前就是吉娜,后来被我师傅发现我的身份,解除了我的封印,告诉我维黛丝才是我真正的名字。」维黛丝趴在弟弟胸口微笑道。
  「那你为什么要先把我榨死,又再把我救回来?」

  「哦,本来没想着救你的,吃掉你的灵魂后发现,上次在日本你的初夜被我吃掉了之后,我的体液把你改造了下,让你的精元质量特别好,以后专门榨你多省事……你问够了没有啊……」一只小手顺便使劲捏了捏安迪胸前的红豆,原本因为高潮而愉悦的心情,因为弟弟接二连三的问题又有些烦躁。

  「嘶,别闹……我问你,你说的烙印是什么鬼?」安迪一点不买账,不依不挠。

  「嘻嘻,那个啊,就是以后姐姐想让你干嘛,你就得干嘛的东西~ ?~ 」
  …………

  ……

  「那你……」

  忍无可忍的妖精一个挺身坐起,血红的眸子满是摄人的冰冷

  「你……你又想干什么……?」安迪察觉出不妥,小心翼翼地试探着。
  「你叫我什么?你?!我看你是苦头没吃够呢吧,我能榨干你一次,也能榨干你第二次,这次我是很乐意让你死的彻彻底底的哟~ ?」维黛丝的脸上满是妖娆,小手开始在安迪身上抚摸逗弄。

  「姐……我不问了……」男人的气势瞬间萎靡,毫无底线地说怂就怂……
  「姐?叫我维黛丝主人,从现在开始,你要是敢让我不开心,哼哼……」
  「………………」

  「想不到啊,你个抖M死变态平常穿着制服人模狗样的,脑袋瓜子里居然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脑洞,居然还上抖M论坛?还喜欢被榨精?放着本公主在身边还迷恋一个叫秦雪蛛的?」维黛丝愈说愈气,动人的面容此刻阴云密布。

  「等……等下……我不知道你是……呜呜……」无力的抗争瞬间被击垮。
  「不过没关系,你不是喜欢被榨精么,姐姐会在这三天里,慢慢地教你什么叫榨精地狱的,咯咯咯咯。」安迪的眼中,那张精致的容颜带着冷酷的微笑,离自己越来越近……

  ………………

  …………

  ……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