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情欲场】(31)作者:bulun
【情欲场】(31)作者:bulun
字数:83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十一、结交

  刘斌是被一阵瘙痒弄醒的,睁开眼睛一看,只见王芳趴在床边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王芳显然没想到他这么快就醒来了,拿着头发的手尚未松开,不用说刚才的瘙痒,是她拿着头发在自己脸上图画引起,笑着说:「你这个小顽皮,也不让哥多睡一会。」

  「都八点多了,你还睡。」王芳嘟着小嘴笑着说。

  「八点多了?」刘斌感觉自己才睡一会,没想到已经八点多了,突然想起今天不是周末,王芳昨晚怎么会过来?说:「对了,你怎么没回学校上课?」
  「今天放假,让我们做发型、卖衣服,作演出的准备,不用上课。」

  「哦,你们学校组织搞演出?」

  「是班级之间表演比赛。今天晚上正式彩排,明天晚上比赛。」

  「呵呵,原来如此。你昨晚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没提前告诉我?」
  「吃过晚饭过来的,想给你一个惊喜,谁知你不在。」王芳嘟着嘴,表示很失望。

  「呵呵,你后来怎么与小兰睡在一起?是不是准备和小兰一起陪我。」
  王芳闻言粉脸带羞,娇声说:「不是啦,见你快十二点了还没回来,我就陪小兰在床上说话,等你回来我再到这边来,谁知你一直不回来,后来困了,就和小兰睡了。」

  「你不怕我半夜回来,让你们两个一起陪我?」刘斌笑着说。

  「我们都是你的女人,你要我们陪,我们还能不同意?」王芳口里这么说,但脸上满是羞涩。

  看着王芳娇羞的样子,想到她那娇嫩的身子,心中顿时有了将对方搂在怀中的想法,笑着说:「好啦,哥好久没见你了,上来在陪哥睡一会。」

  「小兰还没有去上班。」王芳忸怩着不敢上床,但是眼中透露的是很向往。
  「没关系,哥前天晚上和她亲热了,她不会笑话你的,上来吧。」

  刘斌这一说,王芳才脱光衣服爬上床来,一进被窝便抱住他,说:「刘哥,我想你。」

  「让刘哥摸摸,看有多想?呵呵,你下面还比较干,不怎么想嘛。」刘斌一手搂住王芳,另一只手摸着她身子戏谑地说。其实此刻王芳下面已经相当湿润了。
  「就是想。」王芳将身子贴紧刘斌,同时伸出小手抓住了尚未勃起的阴茎。
  不久前才征战过两次,刘斌此刻性趣不是很浓,但是王芳温软的身子贴着自己,小弟弟又被温柔地握着,渐渐又有了反应,想到对方有二十多天未与自己亲热了,不好让对方失望,只有笑着说:「那就让刘哥看看,我的小芳到底有多想。」说完将王芳身子轻轻往两腿间推去。其意不言而喻,是要她去亲尚未完全勃起的小弟弟。

  王芳心领神会,飞快爬到两腿间,抓着阴茎闻了一下,说:「刘哥,你没洗澡?」显然闻到了阴茎上散发的异味。

  「你不喜欢刘哥身上的味道?」刘斌笑着说,同时抬起头看着对方。他叫王芳亲小弟弟,有两方面的意思,一是性欲尚未完全唤起,勉强行事,半个小时也不一能出来,尽管王芳的应战比马小兰强,但是仍无法与金晶和李琳等成熟女人相比,不能肆意挞伐、尽情蹂躏,其次是自己与牛丽丽欢爱后,下面尚未清洗,想看看王芳到底有多喜欢自己,是否像马小兰一样真心喜欢自己,不嫌弃身上的异味。

  王芳没有出声,只是皱了一下眉,便低下头去,开始用舌头舔弄龟头,接着含住龟头吮吸起来。从王芳的表情不难看出,喜欢自己的程度不如马小兰。王芳的口技比马小兰好,马小兰只会舔弄、吞吐阴茎,王芳则偶尔还会舔舔阴茎根部和蛋袋。

  刘斌拿过枕头将头垫高,看着王芳努力地帮自己口交。由於龟头和阴茎均比较粗大,一小半便把对方的嘴塞得满满的,两腮鼓起,特别是用舌头缠搅龟头时,两腮交替高高隆起。王芳知道他喜欢深喉,过不一会就会尽最大努力来让阴茎充分进入口中,只是她手中的阴茎非比常人,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全部进入。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刘斌感觉差不多了,示意王芳停下来,将她拉过来,将娇嫩的身子压在身下,说:「好了,现在让哥哥来爱你。」

  刘斌知道王芳早已做好准备,没有再亲吻对方,直接进入身体。刘斌一进入,王芳便激动抱住他,说:「刘哥,我爱你。」然后挺动身子迎接他的沖刺。
  王芳的应战能力比马小兰强,与她在一起,不像和马小兰在一起不能尽情施为,基本可以放开,通常半个小时就可以发射。但是,今天半个小时过去了,刘斌仍没有发射的迹象,见身下的王芳已呈虚脱状态,只有在对方再次达到高潮后鸣金收兵。

  刘斌在一旁躺下,将浑身绵软的王芳搂入怀中,怜惜地在她发烫的粉脸上吻了吻。心想,小姑娘还是不能与成熟女人比,承受力差多了。

  「哥,我去上班了,厨房有稀饭。」这时门口传来马小兰的声音,敢情刚才王芳进来没关门。听到马小兰的声音,王芳身子动了一下,神情有些紧张,似乎想起来。刘斌没让她动,扭头说:「哥还没起床,就不送你了。」

  刘斌虽然与怀中的王芳有过数次合体之缘了,但是对她不是很了解,心想上午没事,正好了解一下。待马小兰出门后,王芳的神情显得放松了,他试探着说:「小芳,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妈。」

  「你爸呢?」

  「爸与妈离婚后去了南方,就再也没回来了。」

  「你爸妈离婚多少年了?」

  「十多年了,我还在上小学时,他们就离婚了。」

  刘斌现在基本清楚,小芳迷恋自己,与她从小缺乏父爱不无关系,她不喜欢学校那些同龄的男孩子,很可能也是这个原因。因为她和自己在一起,从未问自己要过钱,也未提过什么要求,原先还以为是因为自己要了她第一次,忘不了,现在看来不完全是这样。当然这些他不便说出来,只是好奇地说:「你爸与你妈为什么离婚,你知道不?」

  「我妈没说过,听别人说,好像是我爸整天游手好闲,性格脾气也不好。」
  「你妈离婚后没有再找人?」

  「没有。」

  「你妈做什么工作?」

  「在文化局上班。」

  刘斌明白了,王芳之所以出卖第一次,家境是一个重要原因。只有母亲工作,而且是在文化局这种没有什么油水的单位,家境可想而知。别看她整天笑嘻嘻的,其实内心并不是真的快乐。他忍不住将王芳搂紧,在粉脸上亲了一下,说:「你现在也是我的女人,以后如果有什么困难,你要告诉我。」

  「嗯。」王芳轻轻点了一下头,一脸幸福依在刘斌怀中。

  刘斌又与王芳说了一会话,才起身下床去卫生间。他昨晚没洗澡,连续大战三场,出了不少汗,身上有些不舒服。待他从卫生间出来,王芳也起床了,脸上依旧红扑扑地,显得格外娇艳。

  当王芳从卫生间出来时,快十点了,刘斌突然想起王芳说的今天要去做头发、卖衣服,从包里拿出两千元,说:「小芳,你今天不是要做头发,还要卖衣服?快十点了,你拿着,快去吧,哥就不陪你去了。」

  「刘哥。」王芳的眼神似乎想推辞,刘斌将钱放在手里,说:「拿着吧,你不是说你是我女人吗?既然是我女人,就要打扮的漂亮一点。」待王芳收接过钱,又说:「你们明天晚上的表演,外人可以看吗?」

  「我要问一下才知道。」王芳说着突然想到什么,脸上充满着欣喜,说:「刘哥,你是不是想去看?」

  「小芳的节目,如果允许,我自然要去看咯。」

  「那我问一下再告诉你。」

  王芳走后,刘斌才想起自己还未吃早餐。他走进厨房,三口两口就将马小兰准备的那一大碗稀饭吃到肚子里。回到客厅,他在沙发上坐下,点起一支烟,默默想着最近发生的一切,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自己几乎变得不是以前的自己了。
  以前虽然也喜欢和女人开玩笑,但是从不来真的,现在似乎没有自控力了。从出来到现在才个月多时间,自己竟然先后与九个女人发生了关系,其中两个还是有夫之妇,今天早晨如果继续留在房间里,沈红英很可能会成为第十个。他之前以为是修炼的原因,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修炼只是使自己的功能变强,不可能让自己的控制力下降、甚至消失。难道因为自己是个自由人,没有了约束,所以就不再刻意抑制自己的欲望了?

  尽管这些女人除了小慧,其他都是自愿的,但是他心里仍觉得有些不安,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万一玩出感情来就麻烦了,特别是有夫之妇,很可能导致对方家庭破裂。牛丽丽说得很对,如果对方有孩子,家庭破裂伤害最大的往往是孩子,这是他最不愿见到的。

  想到这些自愿的女人,他心里更加迷惑。抛开马小兰和王芳等几个小女孩不说,其他人都很优秀,不但容貌出众,而且都有不错的工作,家境也不差,社会上暗恋她们、追求她们的人应该不少,特别是温莉和牛丽丽,家世更不是一般,怎么会看上自己这个既无权、又无钱、也不帅、而且还是刚从里面出来的人,并且自愿献身於自己?更不可思念的是都没有和自己结婚的意图,似乎只图开心?
  究竟是社会变了,还是自己的观念落伍了?男女之间的事怎么变得这么随意了?自己以后该如何与女性交往,特别是那些已婚的女性?如果她们愿意与自己上床,是拒绝,还是来者不拒?如果拒绝,万一惹恼对方,怎么办?直到刘为民的电话到来,他仍未理清思路,找到应对之策。

  刘为民来电话是问他还在不在S市,如果在,就晚上一起吃饭。刘为民来,他自然得安排,连忙问有多少人。刘为民却说晚饭不需他安排,如果饭后有活动再说。

  和刘为民通完电话,刘斌不由想起了这帮好兄弟、好朋友。抛开与自己坐牢事件有关联的朱仲华和王建峰不说,自己与刘为民以前只是意气相投,聊得来,没有任何利益上的来往,出来后他对自己简直没得说,即使是亲兄弟也未必有这么好。自己与杨玉兴原来也没有直接关系,仅仅只是老乡,他对自己也是关怀备至。自己与周晓华严格地说,以前还是竞争对手,他同样尽心尽力地帮助自己。
  即使是出来后才认识的贺华,也似乎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兄弟。他们并不图自己什么——自己也没有什么可图的,他们这样无私地帮自己,这份轻易,以后如何回报?

  世上最难还的事人情债,想到这里,他心里不由沉重起来。仕途上,自己无法给他们帮助。经济上,自己现在还得靠他们帮助,即使自己将来发达了,他们也未必会接受自己经济上的帮助。社会关系?自进去后,所有的关系都基本断了,现在自己生存还得依赖他们的关系。如何才能偿还这些人情债?

  直到中午,他才想到一个将来有可能会对他们有帮助的办法,就是社会关系。官场上的人最怕别人背后搞名堂,特别是关键时候,就像朱仲华和王建峰,当年如果不是有人在后面搞鬼,现在应该都上台阶了。如果当年他们的朋友中,有消息灵通、神通广大的人,也许在对方策划阴谋的过程中,就能得到消息,从而让对方的阴谋流产。退一步来说,即使不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至少可以尽快找到那个姓吴的,从而查明真相,证明清白,化解危机。如果自己有广泛的社会关系,也许将来可以给他们提供帮助。要有广泛的社会关系,就得多交朋友,不管是白道的还是黑道的,只要是将来有可能给自己提供帮助的,都要结交。比如找姓吴的这样的人,社会上的人也许消息更灵通。

  理清思路后,他心里踏实了一些,不再为接受他们的帮助感到惶恐,也不再总惦记着将来如何回报。至於如何建立广泛的社会关系,他想了想,觉得首先要有钱,现今市场经济社会,没有钱什么事也干不了,其次是交朋友,有钱没朋友,关键时候还是干不成事。

  明确下一步努力的方向和目标,刘斌心情轻松了,吃过饭,去了一趟修理厂。车子内外全部修理完毕,正在喷漆。修理厂告诉他,明天上午就可以取车。
  他想想下午没其他事了,不如去检察院走走,看看吴科长他们。虽然平常与他们有信息联系,但毕竟只是在一起吃过一次饭,谈不上有什么交情,如果不走动,时间一长也许就没有印象了。他来到检察院附近,先给年岁相差不大的柳湘成发了个信息,那天晚上他们两人比较聊得来。谁知柳湘成在外边出差,他想了想后,给吴科长发了个信息,吴科长回複在开会,最后只有试探着给洪萍和李娇发信息。他之所以犹豫,是因为对方是女性,自己现在对女性似乎没有免疫力,而洪萍又是个相当有气质的女性。

  洪萍正好有空,听说他到了检察院外面,便叫他进去坐坐。洪萍办公室有两张桌子,另一个同事正好不在。洪萍见到刘斌很热情,问他怎么到检察院来了。
  刘斌笑着说,正好经过这里,所以顺便上来看看她们。洪萍自然不会想到刘斌所说有假,笑着说:「没想到,你还记得我们在这里。」

  「怎么会不记得?市检察院独此一家,没有分号。再说,洪姐你给我留下了那么深刻的印象。」刘斌笑着说。那天晚上一起吃饭时,他开始叫洪检察官,洪萍说拗口,后来两人一轮年龄,洪萍大一岁,於是便让他叫姐。

  「老弟,什么印象?」洪萍抬了一下眼镜,浅笑地看着刘斌。

  「你有着知性女性的风范。」刘斌笑着说。

  「是不是因为我戴副眼镜?」

  「洪姐,戴眼镜与知性女性似乎没有关系,知性女性是指成熟而且美丽并且充满智慧的女人,给人的感觉是感性却不张狂,典雅却不孤傲,内敛却不失风趣。」
  「没想到你挺会说的。美丽,我谈不上,没有那天你带来的那两个女孩漂亮,只是对得住观众而已,至於智慧,如果充满智慧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洪姐,你这话老弟不认同。知性女性不是用职务高低来衡量,美丽漂亮也不单是看五官长相。知性女性,气质、风度是关键,举止优雅、谈吐得体、从容恬淡、睿智大度,这应该才是知性女性的标准。」

  「老弟,想不到你对我们女人还挺有研究的。」

  「洪姐,很惭愧,如果我对女人有研究,老婆就不会和别人跑了。」

  「老弟,这个夫妻嘛关键看缘分,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缘分尽了自然就会分开,不要太在意。现实中,有些在一起,未必就幸福,有些分开了,未必就不幸福。」

  「洪姐,所以我很佩服你,你很豁达,看的开,值得老弟我学习。」

  「老弟,你谦虚了,我看你现在也很看得开。人嘛,本来就应该这样,如果事事计较,看不开,就不要过日子了。」

  刘斌与洪萍聊的很愉快,不但聊了社会上的事,也聊了检察系统内部的事,直到对桌的同事回来才离开。通过这次交谈,他对洪萍有了一个全新的了解,洪萍是一个向往自由、追求开心的女人,对权利和钱财不是很热衷,官场上的事很清楚,但是不愿去做。这种人既好交也不好交,聊得来可以成为知己,聊不来永远无法靠近。

  刘斌走出检察院,还不到五点。吃饭至少要到六点以后,去哪里呢?他想了想,觉得没有地方可去。自从自己进去后,原来的熟人基本失去了联系,包括哪些在省城工作的同学,最后只有打车回家。

  回到家,刘斌突然觉得自己很孤独,与外界隔绝三年,所有的关系似乎都断了。莫非上天注定我要与过去一刀两断?他苦笑一声,摇摇头,心想这样也好,一切从头再来。

  过了好一会,他才收敛心神,分别给龙太忠和吴炳华打电话,了解工地的情况。这是他每天重点关注的,尽管两人很负责,但是这毕竟是自己第一个工程,不能有半点差错。知道工地一切正常后,他才分别给温莉、金晶等人发信息。金晶是个谨慎而又理智的女人,不管是主动发信息过来,还是回複信息,字里行间让人无法看出两人有特殊关系,即使外人看到,也最多以为是好朋友,可以放心交往。温莉的信息很直白,思念之情毫不掩饰,令他看后不得不及时删除,以免被外人看到带来麻烦。舒畅的信息通常很短,字里行间透着情意,但是隐晦、含蓄,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能感受到,外人很难看出来。李琳的信息,多数时候像是开玩笑,有时甚至还有挑逗,在外人看来只会以为对方是一个爱开玩笑和戏谑人的女人,他有时也忍不住故意逗逗对方,这些女人中信息来往最多的就是李琳。
  他给远在L市的女人发完信息,突然想起那个第一次被自己稀里糊涂的拿走的小慧,回学校两天了,一直没有来信息,不知怎么样了,於是发去一个信息。
  过了好一会,小慧才回:谢谢刘哥,我还好,没事了。看信息,似乎没有事了,但是没见到本人,他不敢肯定,心想过几天得去看一下,看是不是真的从上次事件中走出来了。

  发完信息还不到六点,於是无聊地打开电视看了起来,突然电视画面中出现了万泽平身后撑腰者的身影。这个人他以前在电视里偶尔见到,因为与自己没有关联,很少注意,今天不由关注起来。此人外表看去也就一普通老头,并非常见的那种大幅便便的样子,说话慢条斯理,脸上带笑,看似很和蔼。万泽平与他关系究竟有多深?他会不会也参与了陷害朱叔之事?尽管他当时是副省级,而朱叔只是副厅级,要弄倒朱叔并不很难,但是朱叔在省里也有关系,而且是省委常委,比他更有实权,他只是一个未进常委的副省长。看来万泽平与他的关系,也得了解一下,这样到时才不至於节外生枝。

  好不容易等来刘为民的电话,叫他六点半前赶到新天地宾馆。这个宾馆,他不熟悉,一看时间差不多六点了,赶紧打车过去。上车后,司机告诉他,这是一家开张不久的高档宾馆,具备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功能。

  刘斌赶到宾馆与刘为民见面后才知道,原来是刘为民一个在省政府工作的同学升为省政府办公厅一处处长,省内那些关系近的同学和朋友今天特意赶来祝贺,刘为民让自己过来是介绍这些同学和朋友给自己认识。

  酒桌上包括他一共有十二个人,有三个不在体制内,一个做进出口贸易,一个开工厂。其余九人都在体制内,并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有四个在省城,一个就是在省政府办公厅一处处长范洪毅,一个是省安监局的李伟,一个是省重点办的王大伟,一个是市劳动局的周强。其他五个在下面地市,其中一个已是县长。
  请客的是刘为民那个做进出口贸易的同学孙俊。

  刘为民特意在酒桌上给大家介绍了刘斌,说他是一个为人厚道,重情义、敢担当,值得一交的小老弟,正好在省城,就把他叫过来了。在座的都是大哥,刘斌只有一一进酒,不管对方是否喝酒,都得诚心诚意地敬一杯,特别是省政府办公厅一处处长范洪毅,将来打听万泽平与那位省领导的关系,说不定还得麻烦他。桌上有部分人听说过他的事,纷纷热情回敬。

  当吃完饭走出包厢时,刘斌感觉自己有些轻飘飘的了。本以为吃过饭就可以走,谁知众人还要去楼上的KTV唱歌,只有三人有要事没有参加,这是一个与众人加深印象、建立感情的好机会,他不能不参加,更何况一处处长也没走,只有强打精神跟众人上楼。

  包房早已定好,是一个可以容纳十几人的大包,九个人显得有些空荡,好在做进出口贸易的孙俊预先叫妈咪选了几个唱歌、喝酒都不错,并且会搞气氛的小妹。酒水一打开,气氛马上活跃起来。

  今晚主角是省政府的范处长,刘斌不是众人进攻的重点,相对比较轻松,但是也喝了不少酒。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他希望能够结识的,自然得喝酒、更得主动敬酒。

  不到十一点,他就醉了,最后自己是怎么离开包厢的也不知道了。醒来时,他发现自己睡在床上,再一看发现不是在自己家里,不用想实在宾馆,难道是刘为民他们把我送来房间的?他起身仔细一看,心中惊骇不已,原来旁边床上还睡着一人,而且是一个女人,是前天一起吃饭后又一起唱歌的谭倩。

  她怎么来了?他一边思忖一边坐直身子,看看时间快六点了,悄悄下床,上完厕所后,再回到床上,努力回忆昨晚的事。他记得自己进入包房后只给马小兰发了信息,后来没有再与其他人联系,包括前天晚上与自己发生了关系的牛丽丽。他拿出手机一查看,发现十点五十分,谭倩发来了一条信息:「刘哥,在干嘛?」过了两分钟又发来一条:「怎么不说话?不方便?」不到一分钟有一条信息回複过去:「刘斌喝醉了,现在KTV。」接着是谭倩打电话过来,通话时间将近一分钟。

  他明白了,那条自己喝醉了的信息应该是其他人回的,谭倩听说自己在KTV喝醉了,才打电话过来询问,接着就赶了过来,然后在其他人的帮助下将自己送到房间,见自己喝多了,不放心一个人在房间,便留了下来。

  尽管他此刻酒尚未完全醒,但是人基本清醒了,想到这样孤男寡女睡在一个房间不好,准备趁谭倩尚未醒来先行离开。刚一下床,又觉得不妥,别人半夜赶过来照顾自己,自己不辞而别,怎么也说不过去。但是如果等天色大亮再走,万一被别人看到,就会带来麻烦。他想了想,不如现在将对方叫醒,告诉对方,自己先走了。

  想到这里,他下床来到谭倩床边。谭倩睡得正香,娇艳的面容让他有些心动。他克制着心中想亲一下的沖动,轻轻摇了摇对方。谭倩很快醒了,见到坐在自己床边的刘斌,似欲起身,但是很快又打住了,说:「刘哥,你酒醒了。」

  「小倩,昨晚给你添麻烦了。」

  「呵呵,你是我哥,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只是没想到你昨晚醉成那样,两个保安才将你抬上来。」

  刘斌笑了笑,有些无奈地说:「哥也是没办法。昨晚那些人,都可能是哥以后的贵人,初次见面怎得表现出诚意来。」

  「我知道,你以后尽量不要这样喝,这样伤身体。」看了一下表,接着说:「时间还早,你再睡一会吧。」

  「小倩,你再睡一会,我先走了,走晚了万一被别人看到,对你影响不好。」
  「你就走?」谭倩看了看刘斌,脸上流露出失望的神色,说:「不愿再陪我一会?」似乎不担心被别人看到。

  「小倩,我倒是无所谓,反正现在是一个人,但你是有家室的人,万一传出去,对你影响不好。」刘斌耐心解释着,毕竟对方是为了照顾自己才留在这里。
  「你现在走,就能改变我昨晚睡在这里的事实。」谭倩似笑非笑地看着刘斌说。

  刘斌是否留下?且看下回分解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