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禽兽继父胯下挣扎的妻子】(2.11-2.12)【作者:老东北】
【禽兽继父胯下挣扎的妻子】(2.11-2.12)【作者:老东北】
字数:460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篇11-12完结篇

                11

  终章最后留言:本书终章太过阴暗晦涩,可能不符合大部分人口味,如若不喜欢可以不看,但请万万嘴下留情,勿喷,毕竟写作不容易,如果世界观不同的话,或者无法理解,还请保留一份意见。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形形态态的人各不相同,没有什么人是绝对的,也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发生的,只有你想不到,看不到的,但却确绝对没有发生不了的。本书所描写的人性与阴暗,抵不过现实世界中阴暗的万分之一。一篇色文而已,不敢说有什么内涵,除去暴力与玩虐的部分,若能带给您一二分的感触,也算我一翻小小的成功。

  看完本书,可能就会有读者朋友体会到,本书中最为禽兽不如,一直在自欺欺人,最为虚伪懦弱,心理最为扭曲阴暗之人是谁了吧,不做过多提示,留下一些空间,根据各人的认知去理解吧!

  另外,最后一更了,中间由于不得已的原因断更了好久,也没做个解释,使我损失了好些当初给我鼓励的朋友,不管那些朋友还有没有在看这本书,我都要给大家道个歉,因为以后不会在写这种类型的小说了。写这本书,我是有原因的,虽然是一本情色小说,拿不上大台面,但是有些东西是一定要通过这种方式才能表达的出来,不管写的好与不好,最后一次更新了,都要感谢那些给予过我支持并能够理解本书的朋友,谢谢你们。

  当然还有那些在默默支持我的朋友们,真诚的谢谢大家。在写作中间,有好些朋友给我一些非常好的剧情建议,但是这是我最开始的写作初衷,也是我最想表达的,所以说声抱歉,让你们失望了,希望有机会可以写一本你们想看的小说吧。本作的中心思想其实只有一个,人即是禽兽。我们的世界并不是充满阳光的,太多的危险蛰伏在身边,我们感觉到的和我们永远无法感觉到的。

  如果有幸你的妻子很漂亮,那你的身边一定潜伏着更大的危险,即使你很有能力,因为你无法控制别人的思想,那些隐藏在阴暗深处的眼神,有多少是你能感觉到的,那么多的肮脏阴秽意淫的思想深埋在大脑之中又能感觉得到多少。
  还记得前不久在美国失踪的女博士章莹颖吗?灾难来临的时候,她和她的家人可曾有预知?那些隐藏在她们身后的阴暗眼神,她们又可曾感觉到了吗?如果你爱你的女人,就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她,不要做那阴暗自欺欺人的人,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淫荡,有些女人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天使,傻傻的单纯,她依靠在你的身边需要你的保护,万万不可让她掉入那深渊地狱之中。

  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那如水的月光冷冷的倾泻下来,洒在这孤独的乡村中,洒在这孤寂的院子里。
  无论多么的高贵与艳丽,也无论多么的下贱与肮脏,似乎都被这银白的月光洗刷的一尘不染。

  「妈妈……妈妈……你在哪,我好想你妈妈」

  「妈妈……我害怕……妈妈」

  「柳淑……我没有,从来都没有……从来都没有过」

  「柳淑……你相信我吗……我不能再失去你……我好怕」

  柳淑感觉自己的身体非常的疲乏,好想沉沉的睡一会,但是大脑却毫无睡意。
  柳淑怔怔的看着面前的张泉,皎洁的月光照在窗户上,一片惨白,可是却白不过张泉那张毫无血色的脸。

  看着面前的丈夫,柳淑心中一片黯然。自己的丈夫,双手双脚还在以一个姿势被牢牢的捆绑着,那苍白的脸被打的青肿已经变了模样。一双充血的眼睛半张半合,高高肿胀的嘴巴微微的蠕动,喃喃的说着什么。

  柳淑天性善良的心,不禁又软了下来。可是刚刚发生的一切,丈夫那亢奋的一射,自己的胯间似乎现在还能感觉到丈夫的温度。

  「我会让你看到你丈夫最真实的一面」那沙哑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老公,即使我的身体经受再大的摧残,只要你还在,我就还有活下去的勇气。可是,如果你真的不是那个曾经爱我的丈夫,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身体已经破败不堪,灵魂也没有了依靠的地方,老公,为什么,为什么……」柳淑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渐渐的死去,心已经绝望。

  身体的下面传来一阵鼾声,柳淑侧躺着身体,双手又被高高的举过头顶绑在床栏杆上。那个让人恶心的老人在自己身上并没有坚持太长的时间,此时正把那苍白猥琐的脑袋埋在自己的大腿中间,呼呼的大睡着。

  这个让人恶心的老人似乎对自己的身体内部有一种执著的执念,即使累了,也要掰开自己的双腿,窥视着自己的胯部呼呼大睡。

  无所谓了,自己的身体无所谓了,柳淑虚弱的身体没有力气挣扎,也不想挣扎了。大脑似乎一片空白,但却无比的清醒,柳淑就这样睁着哭的红肿的眼睛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丈夫。

  又是一阵鸡鸣的声音,张泉的脑子缓缓的清楚了过来。张泉也不知道自己是睡还是醒,那过往的一幕幕不停的涌入脑中。身体到处都是疼痛的感觉,自己和妻子已经被持续凌辱两天两夜了,两天两夜水米未进,不知道自己的妻子还能坚持多久。

  下体已经不在坚挺,欲望终于没有被控制住,宣泄了出来,张泉想起妻子那绝望的眼神,心中不禁黯然的摇摇头。

  没有了,都没有了,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妻子不会在原谅我了,一切都回不到从前了。自己的生命已经没有意义了,可是妻子呢?我不能让她死,我一定要让她逃走,我必须赎罪。

  张泉看向面前的妻子,妻子正在怔怔的看着自己。可是那眼神空洞洞的,没有丝毫的情绪。

  脚下传来一阵呼噜声,张泉向下望去,只见苏万泉蜷缩在妻子和自己的中间,那苍白的脑袋夹在自己妻子两条风韵的大腿中间,还在呼呼的睡着。

  这个道貌岸然,虚伪的变态,我一定要杀了你,张泉心中暗暗发誓。

  「老婆,老婆」张泉轻轻的呼唤着柳淑。可是柳淑并没有回应,似乎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动都没动过。

  「老婆,你一定要挺住,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一定要救你出去,我会杀了这些畜生,我要为你赎罪」张泉对着柳淑轻轻的说道柳淑的身体突然轻轻的抖动了一下,看向张泉的眼睛似乎有了一些神采。

  「老婆」张泉心中一震,突然院子外传来一阵走路的提提踏踏声。

  屋门「吱嘎」一声被打开,一股浓重的酒味瞬时充满屋中。

  「我操,你个老不死的,真不要脸」

  「老二,我说什么了,苏万泉最不是个东西」

  「老不死的醒醒」

  安静的屋子中,突然乱了起来,张泉知道那两个让他恐惧的禽兽回来了,张泉看向柳淑那痛苦,自责的眼神,突然慢慢的变得呆滞了起来。

  苏万泉从柳淑那风韵的大腿中抽出脑袋,看看吕坤和贾老二,脸上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表情,只是沙哑的淡淡说道「你们回来了」

  说完,抬手捏住柳淑尖翘的下巴看看那毫无表情的脸,说道「可怜的孩子,心死了是吗」

  「老不死的,这人怎么傻了,你怎么搞的」吕坤看向苏万泉有些懊恼「杀人不如诛心,想要长期的占有,一定要让他们听话,放心,不会傻的,只是现在难以接受现实罢了」苏万泉毫不在意的说到,赤身裸体的跳下地来,在那个医药箱子中又翻出一片白色的药片苏万泉把药片放到贾老二的手中「老二去打点水,把这药给她吃了,记住多给她喝些水」

  「这是什么东西」贾老二看着手中的药片疑惑的问道「什么东西?你不相信我,哏」苏万泉有些懊恼,突然在贾老二的胳膊上狠狠的拧了一把「哎吆,我操你妈了个逼,老不死的干嘛拧我」贾老二差点没给苏万泉一个嘴巴「疼吗?吃了这药还会敏感十倍,你说她还会傻吗,好了我去厨房找点吃的,给她吃完药,把她抬出去洗洗吧」苏万泉毫不理会贾老二,赤裸裸的出去了外面那简易的洗澡棚中,传啦「哗哗」的水声,吕坤和贾老二的淫笑声不时的传来,中间不时的还夹杂着自己妻子那痛苦的呻吟声。张泉紧紧的咬着牙,忍耐着,一定要忍住,一定会有机会的。

  「啪」那晶莹的水珠溅到了张泉的脸上,自己那可怜的妻子被吕坤和贾老二抬着手脚扔到了床上。妻子身上湿漉漉的,床上早已模糊的床单被洇湿了一片。
  妻子长长的秀发散乱的披在脸上,身上散发着一股沐浴露的清香气味。妻子微微的蜷过身体,有些发抖,张泉的心抽搐着,两天两夜没吃东西了,一直不停的在遭受凌辱,妻子还能再坚持多久。

  苏万泉端着一碗白粥走近屋来「吕坤,给她吃点东西吧,不然一会儿她会身体透支的」

  「好」吕坤抬脚跳上床来,分开两腿靠在床栏杆上,附身托起柳淑湿漉漉的身子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前。

  吕坤一手搂住柳淑那因为饥饿而变得更加纤细的腰肢,一手托起柳淑那尖翘而圆润的下巴。

  苏万泉把一勺白粥送到柳淑的嘴边,柳淑苍白的小脸厌恶的轻轻扭向一边。
  「咕噜噜」,那淡淡的粥的香味引得张泉一阵肠鸣苏万泉看了张泉一眼把勺子向他递了过去去,张泉使劲的抬起脖子张嘴向着那勺子伸去,眼中满是贪婪。
  勺子递到一半,又退了回来「小泉,你不配,给你吃了只不过是浪费,你看看你的妻子,多么的有骨气,和你比起来,你真的是不配」苏万泉的声音冷漠而又无情张泉的脖子又重重的倒在床上,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那碗粥吕坤看向苏万泉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佩服的神色。

  「看到了吧,心被摧毁了,还有什么尊严可说,就是行尸走兽废人一个,还有什么好怕的,来捏开她的嘴」苏万泉说话的语气依然平淡。

  柳淑侧着头看着身边的张泉,自己丈夫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碗粥,是那么的渴望,自己马上就要再次遭受凌辱,似乎对他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他现在的眼中只有那碗粥。柳淑心中哀叹着,刚刚升腾起的一丝希望,又破灭了。

  「我不想吃,你们让我死吧」柳淑轻轻的说道「好孩子,吃一些,不然一会你会挺不住的」苏万泉淡淡的说道「妈的,婊子,给脸不要脸」吕坤捏着柳淑下巴的手狠狠一使劲「哼」柳淑轻哼了一声,小嘴张了开来。柳淑看着那大瓷勺子慢慢的递进自己的嘴中,一勺,两勺,不断的递进来,那白粥很热,有些烫喉咙,那白粥还没咽下去,紧接着就又是一勺。柳淑感到一阵窒息,喉咙一痒,狠狠的咳嗽了起来,那白粥顺着小嘴喷了出去。

  白粥喷了苏万泉一脸,柳淑的小嘴边上也喷的到处都是,黏黏的粥液顺着嘴角向下流着,滑过尖翘的下巴。

  「噗嗤」一声吕坤哈哈的笑了起来,站在床边看着的贾老二也笑了起来苏万泉没有理会二人的取笑,摸了一把脸淡淡的说道「孩子,你太浪费了」说完竟然张开那干瘪的老嘴,伸出舌头向着柳淑的小嘴舔了过来。

  柳淑的眼睛显出一丝惊恐,她努力的想把小脸扭向一边,奈何吕坤紧紧的掐住她的颌骨。

  柳淑惊恐的看着,那张干瘪的老嘴,那嘴中的牙齿残缺不全,即使那剩下的牙齿也是裹满了黄黄的牙渍,漏出长长的牙根,那伸出的舌头黏黏糊糊的,透出一股茅坑的臭味。

  黏黏的舌头舔在柳淑雪白的下巴上,缓缓的向微微张开的小嘴移动,下巴上粘稠的粥液被苏万泉舔进嘴中。

  柳淑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心脏一阵一阵的抽搐,「让我死吧,让我痛快点,这样的摧残还要持续多久」柳淑的心中痛苦的哭泣着。

  那恶心的舌头舔尽了柳淑小嘴边所有的粥液,然后伸进了柳淑张开的小嘴中。
  那恶心的舌头在柳淑的小嘴中慢慢的舔舐着,柳淑的嘴中传来阵阵空洞的「咋咋」声,那舌头舔过柳淑所有雪白的牙齿,柳淑口中的饭粒都被那黏黏的舌头舔吃了。

  「把舌头伸出来」苏万泉抬开嘴巴,柳淑一阵急喘,这变态的老头口中恐怖的味道使柳淑「呜呜」的哭了起来。

  「啪」的一声,一口黏痰吐在了柳淑的嘴中,柳淑恶心的使劲挣开吕坤捏着自己颌骨的手,趴在床边使劲的干呕着,大声的痛哭着。

  太难过了,太恶心了,真不如死了痛快吕坤抓住柳淑的头发,又把柳淑靠在自己胸前,再次捏开柳淑的颌骨「婊子,张嘴」

  「把舌头伸出来」苏万泉还是淡淡的说道,说着做出又要吐痰的表情柳淑紧紧的锁紧眉头,无奈的把自己那娇嫩的舌头伸了出来「嗯」柳淑一阵翻江倒海般的恶心,那黏黏的舌头在自己娇嫩的舌面上使劲的舔吃着,舌面上残存的饭粒都被舔吃走,然后那残缺不全的牙齿咬住自己的舌尖把自己的舌头扯的长长的,「吱溜」一声整条舌头都被吞进那干瘪的嘴中,被狠狠的吮吸着。

  张泉默默的看着,自己妻子那娇嫩的舌头被吮吸的发出一阵一阵的「吱溜,吱溜」声,那变态的老头吃的是那么的香甜。张泉看着妻子那痛苦的表情,泪流满面的脸,心中一阵抽搐。

  苏万泉终于松开柳淑的舌头,柳淑慢慢的把自己的舌头缩了回去。

  「乖乖的把粥吃掉,要是不乖,爷爷就用嘴来喂你」

  柳淑无奈的张着小嘴,白粥被一勺一勺的喂进嘴里,柳淑尽力的使劲的往下咽着,只要控制不住的喷出,换来的就是自己的舌头被一阵恶心的舔舐。

  整整喂了两大碗白粥,吕坤才把柳淑放倒在床上。

  一阵「稀稀疏疏」脱衣服的声音,张泉看到吕坤和贾老二早已忍耐不住,几把把自己脱了个精光,下体的阴茎已经高高的挺立。

  张泉知道,那恐怖的轮奸就要开始了,自己就在妻子的身边,但是现在没有一丝反抗的机会,忍耐,必须忍耐,老婆你一定要挺住。

  空气中传来粗重的喘息声,「坤哥,让我先来吧」贾老二说道「兄弟一场,何必客气」吕坤摆摆手没有太多的废话,贾老二抬腿上床一把就把柳淑扳了个仰面朝天。

  贾老二附身看着柳淑,这身下的女人还是那么的美丽,即使经过了两天两夜的蹂躏。那浑身充满了沐浴露的香味,白皙的皮肤犹如牛奶一般,,凄美的脸蛋,苗条匀称的身材,乌黑的长长秀发散乱的洒在脸上,显得更加有女人的味道。
  贾老二已经欲火中烧,粗重的喘息声中,那蒲扇般的大手向着柳淑一对挺拔的乳房抓去。

  「嗯」张泉听到自己的妻子发出一声呻吟,只见贾老二那两只蒲扇般的大手分别包裹住自己妻子的两只乳房,使劲的揉捏,那雪白的乳肉被揉捏的一片通红。
  张泉看到贾老二蛤蟆一样的大嘴探了下来,双手使劲的捏住自己妻子乳房的根部,那雪白的乳房被捏的向上高高的挺了起来,贾老二一下就把自己妻子那风韵的一只乳房吃进了嘴中一大半。

  「咋咋咋咋」贾老二使劲的吮吸着,张泉看到妻子那白皙的乳肉上青色的细小血管被巨大的吸力嘬的显露了出来。

  「啪」贾老二在那白皙的乳肉上深深的持续吸了十几秒,连呼吸都暂停住了,张泉似乎都觉得妻子乳房中的嫩肉都会冲破那白皙的皮肤被贾老二吸进嘴中,贾老二才使劲的抬起头来。

  柳淑的小脸紧紧的皱在一起,小嘴微张,使劲的喘息着。

  张泉看到自己妻子那被吮吸的乳房上都是口水,那娇嫩的乳头,被吮吸的更加嫣红,直楞楞亮晶晶的。

  贾老二伸出两只大蚕豆一样的手指,在那刚刚被吮吸的亮晶晶的乳头上来回的捻弄,然后在把另外一只乳房吃进嘴中。

  张泉看到自己的妻子,伸出一只小手无力的轻轻撕扯贾老二的头发,眼睛紧闭,眉头紧锁,小嘴张开使劲的喘息。

  面前的景象使张泉疲软的下体又微微的挺了起来。

  「吕坤,你看到了吗,那小子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变态的本性已经显现无疑,现在和我们有什么区别,一样都是畜生」苏万泉指着张泉勃起的阴茎对吕坤说道。
  「哏,这小子从小就不正常,总是只是故意装的可怜,不过是想找人同情罢了」

  床下面两个旁观者议论着,张泉听在耳中默默的忍耐着。

  那风韵乳肉柔软细腻的口感,刺激的贾老二血液上涌喉咙中「呼呼」直响,那蛤蟆大嘴边咬边舔,一路向下。

  贾老二双手抓住柳淑的双腿腿弯,把柳淑的一双又细又长的大腿提了起来,然后一只胳膊环抱住柳淑纤细的小腰,使柳淑丰满的臀部贴在自己满是黑毛的胸口上,一只手分开柳淑的双腿,大脑袋向下一探,对着那粉红的阴穴唧了秃噜的吃了起来。

  「啊……啊」柳淑实在无法忍耐,呻吟了起来,那嘴唇嘬吮自己阴唇的感觉,那宽大的舌头使劲插入自己阴道的感觉无比清晰的反馈在自己的大脑之中,就连那舌面扫过自己阴毛时的感觉都被自己无比清楚的感受到,这清晰的舔舐感被放大了似乎好几倍。

  是那药片的问题吗,我怎么会如此敏感,这些禽兽为了满足自己的兽欲给我吃了什么,他们还想在我的身体上怎样的索取,柳淑无法想象,即使自己的身体已经无力挣扎,任凭他们摆布,却还是不能满足这些畜生。

  大脑无法背叛身体上传来的信息,自己胯部被虐待的感觉狠狠的刺激着柳淑的神经,柳淑终于无法控制自己,张开小嘴大声的呻吟了起来。

  「啊……啊……啊」这呻吟声是那样的熟悉,张泉默默的听着,那是妻子和自己忘情做爱时才会发出的声音。张泉知道那些畜生给自己的妻子吃了药,那熟悉的呻吟声使张泉心中一阵荡漾,下体无法控制的坚挺了起来。

  柳淑感觉到自己的脊髓都要被那张大嘴嘬吸出去,突然身体一轻,那大嘴松开了自己的胯部,柳淑的胸脯剧烈的上下起伏着,大口的喘息着。可是喘息还没有半刻时间,柳淑就感觉到自己的双腿被用力的向两边分开,一双巨大的手掌环握住自己纤细的小腰向上抬起,自己的身体被抬的向上凸了起来,一只粗硬的肉棒紧紧的顶在自己的阴穴口上,向里狠狠的顶去。

  「嗯……啊……」张泉听到自己妻子口中那一声声长长的呻吟声。只见自己的妻子被贾老二的双手环掐着纤细的腰肢,那纤细的腰肢在那大手里竟然没有半点间隙,妻子的腰被向上抬了起来,形成拱桥的形状,贾老二的那只大肉棒狠狠的顶进了妻子那粉红的肉穴之中。

  「啪啪啪啪啪啪啪……」刚刚顶入就传来极速的撞击声,张泉看到自己的妻子全身都在随着剧烈的撞击上下的抖动着,纤细的小腰似乎就要被掐断,一双丰满的乳房使劲的上下摆动着,雪白的臀肉已经抖动的看不到频率。

  「啊啊啊啊啊……」柳淑无法抑制的发出呻吟声,她想抬起手遮掩住自己的嘴,但是没有用,呻吟声从手缝中透了出来。

  苏万泉看向贾老二那有力的腰部,那粗壮的腰肢是如此的有力,丝毫不显疲惫,苏万泉的眼中显现出一股羡慕的神色。

  贾老二的速度越来越快,那「啪啪啪啪啪啪……」的声音几乎连成一片,抽插已经看不清频率,只看见柳淑粉红的穴肉一片翻腾。

  张泉知道这样的情景在持续下去,自己一定无法伪装下去,可是这似乎才刚刚开始,不知道接下来,可怜的妻子还会经历怎样的折磨,张泉狠狠心,想要活命一定要坚持下去,等到那些畜生麻痹的时候,一定会有机会,到时候我一定要杀了他们。

  张泉继续呆呆的看向自己的妻子,这一通极速的抽插,自己的妻子似乎马上就要被抽插的休克,全身的肌肉没有一处不在极速的抖动,那用小手捂住的嘴中,呻吟声已经像岔了气一样。

  「啪啪啪啪啪啪啪」贾老二的速度已经到了顶点。只见贾老二最后猛的冲刺了几下,狠狠的拔出自己的肉棒,柳淑那雪白的胯部一阵猛烈的抽搐,纤细的小腰随着那剧烈的抽搐慢慢的垂落在床上,柳淑忍不住的痛哭了起来。

  柳淑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被震荡的翻江倒海一般,那种极速的抽插简直可以使自己的大脑神经兴奋到顶峰,这是丈夫从来也给不了自己的。

  柳淑的胸脯剧烈的喘息着,身体还在一下一下轻微的抽搐。

  贾老二放开柳淑,直起身子,活动了一下浑身的关节,那粗壮的身体就像一头黑粽熊。

  贾老二再次伸出双手,抓住柳淑纤细的脚腕,把那双又细又直的双腿向两边分开,准备再次插入。

  贾老二双腿微分,半跪在柳淑的胯前,那粗壮发紫的大肉棒被柳淑的肉汁浸的亮晶晶的。

  「哦——」粗糙的肉棒开始摩擦着细嫩的肉壁,那摩擦时的酥痒是如此的清晰,那粗壮的异物插入自己肉穴时的充实感使柳淑不自禁的哼出声来。

  柳淑哭了,并不仅仅是刚刚那淫荡的呻吟声,而是自己的身体突然产生的感觉,尽管她知道是药物的作用,但还是哭了。一直以来自己所接受的教育就告诉自己,贞洁是多么的可贵,灵魂必须是纯洁的。虽然自己的肉体一直在遭受着凌辱,但是从未有过快感,灵魂更加从来没有屈服过,可是就在刚刚,似乎是那黑暗的魔鬼掐住了自己脆弱灵魂的脖子。

  「啊」抽插开始继续,巨大的充实感无比清晰的传入自己的脑海,脑海反馈着身体无比兴奋的感觉,柳淑感觉自己的灵魂在一点一点的屈服,在这些畜生面前,在自己丈夫的面前。

  自己的丈夫,柳淑想到自己丈夫,丈夫的灵魂早已经屈服于魔鬼了吗?可是丈夫那痛苦的神情,是在和魔鬼苦苦的抗争吗?现在满脸默然的丈夫是否灵魂已经不在,只剩下了一具皮囊,柳淑感觉自己好孤独,失去了依靠的臂膀。

  贾老二粗暴的肉棒摩擦自己娇嫩的肉壁速度越来越快,大脑实在无法屏蔽那摩擦的感觉,柳淑紧紧的咬着牙,用手捂着自己的嘴,但是身体深处的呻吟声还是从手指缝中透露了出来。

  苏万泉像个大马猴一样跳上床来,跪在柳淑的胸前,那一对风韵的乳房上下不断的跳跃着。苏万泉伸出双手轻轻的握住一只弹跳的乳房,慢慢的揉捏着,两只已经枯萎的只剩下骨头的手指头用力的搓捻着柳淑那艳丽的乳头。

  「啊」被搓捻乳头的感觉是那么的清晰,柳淑哀羞的呻吟了一声,那乳头被搓捻的感觉使自己的心都酥麻了,自己的阴穴中不自觉的分泌出一股清凉的淫液。
  苏万泉看着柳淑满脸哀羞的脸庞,嘶哑的声音淡淡的说到「孩子,忘掉束缚吧,好好体验淫欲带来的快感,你会知道那是多么的痛快。孩子,你知道痛快一词是怎么来的吗,恐怕你作为老师都没有认真体会过它的含义吧。当初发明这个词语的人一定是看破了人世间的奥秘,痛快,痛快,没有痛就没有快,快乐要建立在自己或别人的痛苦之上,快乐与痛苦是相伴的,人世间是没有单纯的快乐的,想永远拥有快乐的人真是天真。只有身体和灵魂都被狠狠的虐待,经受过痛彻心扉的洗礼,才会体验到那种登峰造极,无与伦比的快感」

  「别说了……别……说了」柳淑极力的克制着自己「你……你真恶心,你这变态」

  「哎,执迷不悟的孩子」苏万泉轻轻揉捏柳淑乳房的双手渐渐的用力,那雪白的乳房在那双干枯的手中就像一团柔软的面团。

  粉红娇嫩的乳头被揉捏的挺立了起来,苏万泉张开干瘪的嘴用那残缺不全的牙在那乳头上使劲的咬了一下。

  「啊——」柳淑一声凄厉的惨呼,那乳头上敏感的神经十倍的传遍了全身。那犹如万根钢针扎在心头的痛感,使柳淑全身狠狠的一震,瞬时全身布满了一层汗珠,膀胱中的尿液喷了出来,那捂住自己小嘴的手此时攥成拳头使劲的砸着床单。

  苏万泉抬起头来,只见那娇嫩的乳头竟然被咬出了一个豁口,艳红的血液顺着那个豁口瞬时间流了出来,艳红的血液流过雪白的乳肉,汇聚在柳淑紧致的小腹上。

  面前的景象使张泉的双眼几欲喷出火来,自己妻子的乳头几乎被咬掉,那双乳房曾经被自己多么的无比珍惜和爱怜。

  张泉的心狠狠的抽搐,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呵呵呵呵呵」张泉笑了出来。

  苏万泉看向张泉淡淡的说道「装够了,终于忍不住了吗,心疼自己的妻子了」
  「呵呵呵呵」张泉持续的笑着「咬的好,咬的好,一定好吃」

  所有的人突然看向张泉,就连贾老二都停下抽插,惊奇的看向张泉「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阵尖利嘶哑的笑声从苏万泉的嘴中穿出,苏万泉说话的声音不在平淡,而是像地狱中走出的恶魔一样疯狂「小泉,你终于堕落了吗,哈哈哈哈哈哈,你终于不再虚伪了哈哈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张泉持续不断的傻笑着「好吃吧,好吃」
  这一刻,柳淑似乎都忘记了乳房上的剧痛,丈夫那声音已经让自己痛的无法再痛,那满是泪水看向张泉的眼神里充满了震惊,绝望和惊恐,她的心已经片片的碎裂,她无法相信刚刚听到的,是从那么爱恋自己的丈夫口中发出。

  「魔鬼,魔鬼,都是魔鬼」柳淑撕心裂肺的嘶喊着,心中以无一丝希望「爸,妈你们在哪啊」

  「小婊子,你的丈夫已经傻了,神经病了,你死心吧,来让你爹我好好的疼你」吕坤被眼前的情景刺激的淫性大发「哈哈」的淫笑着走上前来。

  吕坤来到床前,伸手抓住柳淑柔弱的双肩,把柳淑的上半身抬了起来。
  「老二,先停一下,帮我把她抬起来」

  贾老二抽出自己的大肉棒,双手抬起柳淑纤细的腰肢,吕坤抓着柳淑柔弱的双臂往前一拽,把柳淑的后腰搭在了床栏杆上。

  那中空铁制的床栏杆还没有小孩的手臂粗,柳淑那柔弱的后腰搭在床栏杆上,上半身无从着力整个向后仰去。

  柳淑那还湿漉漉的秀发几乎垂落在地上,雪白的胸部因为后仰而高高的挺起,那被咬破的乳头上鲜血还在殷殷的流着,只是现在是顺着雪白的乳肉缓缓的流到纤细的脖子上,在顺着脖子流进了秀发里。

  柳淑只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倒灌入脑子里,后腰被床栏杆硌的生疼,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为了减轻这种被硌的生疼的感觉,自己的双脚只能踏在床面上,屁股向上抬起,以减轻疼痛感。

  贾老二把柳淑的双腿尽量的向两边分开,双手捧住柳淑向上抬起的臀部,半跪在柳淑的胯间把自己粗壮的肉棒向柳淑那已经被百般蹂躏的肉穴中缓缓的插了进去。

  「你们杀了我吧,给我个痛快,求求你们了」柳淑痛苦的哀求着,双臂因为无从着力而向着地面软软的垂落着。

  吕坤俯身,一只手捏开柳淑的下巴,一只手把着自己粗硬的大屌,向柳淑的嘴里送去。柳淑感觉刚刚吃过的粥都要被倒控出来了,使劲的想把脸扭向一边。
  「啪」狠狠的一个大嘴巴子抽在柳淑凄美的脸上,「操你妈的」吕坤狠狠的骂道「给我哏住,敢咬,我就把你大卸八块,连你那些照片,一块一块的给我那老亲家寄过去」

  柳淑费力的想要摇头,嗓子中含糊不清的喊着「爸,妈」,吕坤淫性大发,大屌对准那可怜的小嘴狠狠的插了进去。

  「哦喽」柳淑的眼睛都要翻起来了,吕坤双手死死的搂住柳淑的头,双腿微分,就像在抽插柳淑的肉穴一样狠狠的抽插了起来,那对乌黑的卵蛋随着抽插「啪啪」的拍击在柳淑的鼻子上。

  柳淑几乎连呼吸的空隙都没有,贾老二也越发的性起,双手掐住柳淑纤细的小腰,就像要和吕坤比个高低一样狠狠的使劲的抽插,两个人就像两台打桩机共同发力「啪啪啪啪啪啪」的猛顶起来。

  柳淑那纤细的小腰担在床栏杆上简直就要承受不住了,两个人在柳淑的身上,上下对着顶,眼看着就要把柳淑的腰折断。

  吕坤双手死死的把住柳淑的头,把自己的大屌深深的向柳淑的喉咙深处顶去,吕坤感觉到自己的龟头已经顶进了柳淑的喉管里。吕坤就这样停顿着,把自己的龟头堵在了柳淑的喉管中,那乌黑的卵蛋也紧紧的堵住了柳淑的鼻子。

  柳淑的一只手臂努力的抬起,另一只青肿的手臂也费力的抬起,把住吕坤精壮的大腿,手指甲都已经掐进了吕坤的肉里。

  柳淑全身已经开始窒息的发出青色,那倒仰的苍白脸上,眼睛已经翻的只剩眼白,眼眶周围已经布满血红的血丝,马上那血丝就会崩裂。

  青色的血管布满那因为后仰而高高挺起的乳房上,苏万泉虽然没有吕坤,贾老二那样强的战斗力,但是心里最为变态。只见他双手握住柳淑那只被自己咬破的乳房上,那乳头还在向外流着鲜血,苏万泉双手使劲的一用力,狠狠的一挤,只见一股鲜血箭一般从那被咬破的豁口中泚了出来。

  「天哪——」张泉的内心痛吼着,一颗心都揪在了一起,「我的老婆」张泉那剧痛的心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如果没有被绑住手脚,他一定会生吞活嚼了那几个畜生,张泉只想狠狠的拧动自己的手脚。

  张泉不知道自己的妻子还能坚持多久,即使妻子活下来还会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吗,但是现在一切都无法考虑,现在只要想办法活命,无论如何也要救妻子出去。

  「哈哈哈哈哈」张泉大声的笑着,以此来掩盖内心的剧痛。

  柳淑开始一下一下的痉挛,乳头上喷出的鲜血染红了自己整个下巴。

  吕坤感觉柳淑已经到了极限,狠狠的抽出自己的大屌,一条长长的喉液被大屌带了出来,呼在柳淑的脸上。

  「哦」的一声,柳淑狠狠的呼吸着空气。吕坤抬起柳淑的肩膀,贾老二也抽出自己的大肉棒,抬起柳淑的双腿,把柳淑仰面朝天的扔在床上。柳淑的后腰刚一接触床面,就赶紧翻过身来,跪趴在床上,那后腰被折的太狠,无法一下适应仰面平躺的姿势。

  吕坤一步跨到床上,伸手搂过柳淑的屁股,身体向前一顶,狠狠的插进柳淑的体内「啊——」柳淑凄惨的一声痛呼,柳淑的腰就像被一根铁棍狠狠拦腰打折了一般,那剧烈的疼痛还没有缓过来,紧接着自己的肉穴就又被狠狠的插入,柳淑疼的眼前金星直冒。

  「爸,妈」柳淑凄惨的呼唤着,此时她心中唯一想念的就是自己的爸爸妈妈,身边的丈夫她已经不愿意在多看一眼了。

  「啪啪啪啪啪啪」吕坤抽插的极快,柳淑那雪白翘挺的屁股抖成一片。那腰部剧烈的疼痛感,简直无法用语言描述。柳淑真的希望自己昏迷过去,现在自己的神经根本不会屏蔽那让人无法忍受的痛感,相反现在大脑无比的清醒亢奋,柳淑清醒的体验着自己身体上每一处痛楚。

  他们给我吃的什么药,好可怕,这真的是在清醒的体验上刑的滋味。

  苏万泉扳过柳淑的身体,吕坤就势把柳淑翻个仰面朝天,然后扛起柳淑的双腿继续快速的抽插,柳淑的腰疼的不敢碰床,向上拱起着。

  苏万泉双手抓住柳淑的一对乳房,低下头去,哏住柳淑那被自己咬破的乳头。
  「啊——」柳淑惨呼的声音已经破音,被吕坤抽插的胯部一股尿液又喷了出来。

  只见苏万泉紧紧的攥住柳淑乳房的根部,那干瘪的老嘴在那有豁口的乳头上一口一口的使劲吮吸,那本来是分泌香甜乳汁的地方,现在往外涌着鲜血。苏万泉嘴边都是血渍,喉咙中还「咕咚,咕咚」的吞咽着「我的老婆」张泉悲哀的看着,心中凄惨的呼唤着,张泉感觉就像自己的心血也在被抽走了一般。

  吕坤看着苏万泉在柳淑的乳头上吸血,那暴力的景象刺激的吕坤一阵猛烈的冲刺,身体紧紧的抵在柳淑的胯部上,一股阳精喷涌而出,一滴不剩的都灌在柳淑的肉穴之中。

  吕坤抽出自己的大屌,坐到墙角大口的喘气「操你妈的,苏老逼,你真是个牲口」

  苏万泉抬起脑袋,那干瘪的嘴边都是鲜红的血液,就像地狱中的恶鬼。
  张泉看向自己可怜的妻子,那被咬破的乳头上的豁口,已经被吮吸的鲜肉都翻了出来,那外翻的伤口看上去使张泉心疼不已。

  张泉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傻傻的笑声更大了「好吃,好吃吧,我也想吃」
  吕坤转过身来,一把攥住张泉的头发,紧紧的盯住张泉的眼睛。张泉的眼神呆滞无神,使劲的摆脱着吕坤的大手看向自己妻子的乳房,然后那眼神中充满了欲望。

  「呵呵呵呵……好吃吧,我想吃」张泉傻傻的说着「哈哈哈哈,小子别在你老子面前装,想吃,我满足你」吕坤说着回身一把拖过柳淑,把那雪白的身体拖到张泉的面前。

  柳淑惊恐的看着面前的丈夫使劲的想要挣扎,苏万泉上前用一只手攥住柳淑想要摆动的手臂,抓住两只纤细的已经无力的手腕,抬过柳淑的头顶。另一只手捏住柳淑那只受伤的乳房,对着张泉的嘴送了过去。

  「不不,不,天哪」柳淑看着自己丈夫那贪婪的眼神,张开着嘴向着自己那破损的乳头伸了过来,凄厉的惨叫着,浑身的神经阵阵抽搐,几乎要疯掉。
  张泉看到那雪白的乳房上布满了血渍,粉红的乳头被从根部咬开,那一道深深的豁口中鲜红的嫩肉向外翻着,一只枯萎的老手紧紧的攥住乳房的根部,乳头已经送到了自己的嘴边。

  「老婆,就让我下十八层地狱吧」张泉的心中凄惨的默念着,眼中涌动着泪水,把自己妻子的乳房轻轻的吮吸进嘴中。

  「啊——」妻子的身体猛的一震,张泉听到了妻子那绝望的哭泣声张泉用舌头轻轻的舔舐着自己妻子乳头上的伤口。

  「小泉,不是舔的,你要使劲的吮吸才对」苏万泉说着用手使劲的挤压柳淑乳房的根部,温热的血液顺着伤口涌进张泉的口中。

  血液混合着口水涌入张泉的喉咙中,张泉的喉咙中发出「咕隆,咕隆」的吞咽声音。

  眼前的景象刺激的贾老二淫火中烧,刚才被吕坤硬生生的打断,本就有些不情愿,现在自己的大肉棒已经肿胀的发亮,狠不得把柳淑那柔嫩的肉穴插个对穿。
  贾老二抬手抓住柳淑一只纤细的脚腕,向上狠狠的劈了开来,然后搭在自己粗厚的肩膀上,下身往前顶了顶,都可以听到肉穴被挤入时发出的「滋滋」声。
  「啊」柳淑张开嘴大声的痛苦呻吟。自己侧躺着身体,一条大腿就像要被劈开一样被贾老二抓着脚腕抗在他那宽厚的肩膀上,肥壮的身体压在自己另外一条腿根上,自己那柔弱的大腿被压的发麻。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啊,这么久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你们知道你们的宝贝女儿在遭受着什么吗?」柳淑的心中在痛苦的呼唤着自己的爸爸妈妈。
  柳淑的身体开始上下剧烈的震荡起来,那「啪啪啪啪」极速的抽插声,从柳淑的胯部传来,张泉听到了妻子那痛苦的呻吟声和贾老二那极速的喘息声。
  雪白的胸脯上传来妻子那熟悉的体香味,风韵的乳肉随着快速的抽插在张泉的眼前不断的晃动,如此近的距离,自己深爱的妻子就在如此近的距离被野蛮的抽插着,那口中娇嫩的乳头在无助的颤抖,张泉甚至可以通过自己嘴中那颤抖的乳头感受到自己妻子被贾老二野蛮抽插时屈辱的感觉。

  吕坤狠狠地抓住张泉后脑勺的头发,把张泉的脸全部向柳淑的乳房使劲的按下去。

  「你不是想吃奶吗,为什么不吸,给我好好的吸你老婆的奶,还在心疼你的老婆吗」吕坤恶狠狠的说到「老婆……老婆对不起」张泉默念着,心中一狠开始吮吸起自己妻子那破损的乳头。

  「啊——」妻子那长长的惨呼声传进张泉的耳中,就犹如刀子剜心一样,那被吮吸出的温热血液此时却是如此的苦涩,令人难以下咽。

  「爸——妈——」柳淑凄厉的嘶喊着「咯吱……咯吱……」那是牙齿狠狠咬动的声音,柳淑的嘴中已经渗出血来。

  破损的乳头被吮吸时的剧痛使人无法忍受,但是相比丈夫的背叛,那种痛楚的味道却是不及万分之一。在柳淑的心中,丈夫的爱是不同于父母的爱的,丈夫的爱是自己精神世界的寄托,现在自己突然发现如此依恋的丈夫,他的爱是阴暗的,精神失去了依靠,一切都没有了,都没了。

  柳淑感觉时间过得好慢,每分每秒都是如此的煎熬,自己就像一个玩具在被这间屋子里的所有男人玩弄。苏万泉一直在不停的挤压自己乳房的根部,柳淑觉得自己的血液已经快被自己的丈夫吮吸光了,那贾老二极速的抽插一直没有停止过,自己那只纤细的大腿被贾老二环抱在怀中,绷的笔直。

  剧烈的抽插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张泉的脑袋也随着自己妻子抖动的身体而上下摆动着。妻子那被高高劈开的胯部,传来一阵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张泉知道那是自己妻子耻骨摩擦的声音,那个粗壮的老男人几乎就要把自己可怜的妻子活活的撕开。

  终于随着一阵无法形容的快速抽插,妻子的身体使劲的一片抽搐震荡,抽插终于停止了。

  吕坤抓住张泉的头发,把张泉的脑袋抬了起来。

  张泉看到苏万泉松开了自己妻子的双手,跪在自己妻子的身边,贾老二满身是汗的躺在自己妻子的胯下大口的喘息着妻子那被高高劈开的大腿已经无法合拢,无力的垂落在床上。

  苏万泉把柳淑的身体摆成仰面朝天的姿势,一双枯萎的干手还在把玩着柳淑那刚刚被自己丈夫吮吸过的乳房。

  张泉看到自己的妻子双眼已经哭的布满血丝,浑身已经被玩弄的瘫软无力,眼睛无神的望向前方。

  苏万泉的双手在柳淑的乳房上来回的搓揉着,然后向下移动,柳淑那刚刚垂落在床上的大腿再次被苏万泉向两边分开。

  苏万泉戴上胸口上挂着的老花镜低下头去。

  三个老畜生都支起身体同时看向柳淑那被蹂躏过的胯下。

  「唔」柳淑脸色惨白,羞耻的感觉让她无奈的轻轻摇头。

  柳淑那雪白的胯间已经一片模糊,大腿上风韵的肌肉还在微微的抽搐,黏黄的精液顺着娇嫩的阴道口向外缓缓流淌着。苏万泉曲起自己的两根干枯的手指,探进柳淑的阴道中,在里面左右旋转,然后向外面掏挖着。

  张泉默默的看着身边的妻子,自己妻子雪白的牙齿紧紧的咬着,微张的小嘴中透出阵阵屈辱的呻吟声。三个老畜生掰开自己妻子的双腿,紧紧的盯着那雪白胯下,苏万泉的头低的最近,那干枯的手指在自己妻子的胯下使劲的掏挖着。
  随着「咕叽,咕叽」的掏挖声,一坨黏黏糊糊的黄色精液被苏万泉从柳淑的阴道深处掏挖了出来。

  「太脏了,还是洗洗吧」苏万泉说道,然后抬起身来,下床来到那个医药箱子中,又翻了起来。

  吕坤和贾老二莫名其妙的看着苏万泉,片刻苏万泉转过身来,手中拿着一个小瓶。苏万泉拧开瓶盖,倒出三粒褐色的药片,递给吕坤和贾老二每人一片。
  年纪大了体力跟不上了,这可是好东西,很贵的,便宜你们了,吃了吧「苏万泉沙哑的嗓音淡淡的说道,自己率先吃了一片。

                12

  屋子中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床上被绑着的张泉。

  张泉的脸色不在呆滞,那痛苦的泪水倾洒在身下模糊的床单上。自己的妻子已经不在面前,无助的妻子再次被那三个老畜生抓着双手双脚,抬到外面的简易洗澡棚中清洗着身体。

  「啊——,不,不,畜生畜生」外面的洗澡棚中传来自己妻子长长的凄厉声和屈辱的谩骂声,中间还夹杂着三个老畜生「嘻嘻哈哈」的淫笑。

  「不不」张泉狠狠的扭动自己的双手双脚,希望奇迹可以发生,让自己挣脱绳索,但是一切无济于事,绳子绑的太紧了。

  张泉看向眼前模糊一片的床单,那上面到处都是斑斑血迹。张泉不禁想到妻子那双美丽的乳房,白白的,柔柔的,自己把它们捧在手中都怕融化了,揉捏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多用半分力气。而如今,妻子那粉红的乳头几乎被咬断。如此残酷的蹂躏,即使自己强忍屈辱救妻子出去,还有意义吗?生活再也不会回到从前了,妻子即使活着也是背负着一生的伤痛,而自己恐怕也无颜再面对自己的妻子了。

  「可是,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妻子被蹂躏,最后可能是被残忍的杀掉吗?不,不能让妻子死,我做不到。」张泉心中悔恨而又矛盾外面的水声停止了,一片杂乱的脚步声传来。

  「啪」的一声,清凉的水珠再次溅了张泉一身。

  张泉抬头看去,自己的妻子再次浑身湿漉漉的被撇到床上。自己的妻子费力的侧过身体,蜷曲了起来,一只仅能动弹的小手紧紧的按压在自己的小腹上,苍白的小脸扭曲的皱在一起,满脸的痛苦。

  「呼哧,呼哧」床边上传来粗重的喘息声,张泉顺着喘息声看去,只见那三个老人满脸的亢奋,眼中的淫光片刻不离的盯着床上自己的妻子。吕坤和贾老二的大肉棒已经肿胀的发亮,就连苏万泉那长满老年斑的阴茎都高高的挺起。
  「老东西,你给我们吃的什么药,真是好东西,太让人兴奋了」吕坤的脸都潮红了,兴奋的说道「老苏,以后想吃肉尽管说话」贾老二也跟着说道「哼哼,你们两个粗人,玩女人的乐趣又知道多少,只知道蛮干,老二,去把她给我按住,我要给她灌点水,一会让你们尝尝女人体内最纯净的尿液味道」苏万泉沙哑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发麻。

  贾老二兴奋的一步跨上床来,蒲扇般的大手把柳淑虚弱的身体扳正,一只大手掐住柳淑两只纤细的手腕抬过头顶死死的按住。

  苏万泉早已在外屋的水缸里舀了一大瓢凉水。

  柳淑惊恐的看着苏万泉,想把脸扭到一边。贾老二伸出另外一只大手掐住柳淑尖翘的下巴,只轻轻的一捏,「啊」的一声轻呼,柳淑就被捏的张开嘴来。
  苏万泉把水瓢凑近柳淑的小嘴,缓缓的向里面灌去。

  「咯喽……噗嗤」一声,凉水灌入柳淑的嘴中,又被狠狠的喷出。人仰面朝天的躺着喝水,如果水流过大,很容易呛到肺里。

  柳淑只感觉自己被呛的眼冒金星,鼻孔发酸,只是苏万泉根本不给柳淑喘息的机会,水瓢中的凉水源源不断的灌了进来。

  「咯喽,咯喽」对于死亡的威胁,身体本身就会做出本能的抵抗。

  柳淑的双手被贾老二死死的按住无法动弹,整个头部也被掐住无法躲避,只有身体在竭尽全力的扭曲着,双腿弓起,细嫩的后脚跟在床面上使劲的来回搓动。
  吕坤看的性起,双手抓住柳淑不断搓动的双脚,死死的按在床上。

  「咯喽,咯喽」凉水从柳淑的嘴中灌入,再从柳淑的鼻孔中窜出,柳淑只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缺氧,眼眶发酸,眼珠子被呛的几乎都要从眼眶中崩了出来,这一刻似乎死亡从未有的离自己如此之近。

  张泉几乎就要克制不住的哭出声来,心脏紧紧的揪成一团。面前的妻子在这三个老畜生的手中毫无反抗的余地,张泉看着无法呼吸的妻子,那柔弱的身体已经开始痉挛。

  也许自己真的无能为力了吧,张泉感觉一阵无助,自己的妻子似乎马上就要支撑不住了。

  「如果妻子死了,我一定会把你们三个老畜生碎尸万段,并且贾老二,苏万泉,我一定杀你们全家,连狗都不剩。」张泉的牙紧紧的不受控制的咬在一起。
  「哦……咳咳咳……咳咳……哦……哦……」终于一瓢凉水被灌完,柳淑大声的咳嗽着,丰满的胸脯随着急促的喘息而剧烈的一上一下着。

  苏万泉站起身来,来到外屋又在水缸中舀了满满一大瓢凉水。

  苏万泉回到柳淑的身边,柳淑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他,那眼神中充满了绝望。
  柳淑的身体本能的想要挣扎,但是在贾老二和吕坤的大手按压下丝毫无法动弹一分。

  柳淑惊恐的看着那水瓢慢慢的倾斜,清凉的凉水又开始灌入自己的口中。
  「哦……咕咚……哦……咕咚……噗嗤……」柳淑的神智开始变得模糊。
  张泉默默的看着,也不知道苏万泉给自己的妻子灌了多少,似乎这残酷的时间无休无止。自己的妻子已经失去了意识,即使贾老二和吕坤放开了按着妻子的手脚,妻子的身体也是软绵绵的不在挣扎。苏万泉一直灌到柳淑的小腹高高的隆起,才抬手把水瓢扔在一边。

  三个老畜生相互对望了一眼,嘿嘿哈哈的淫笑了起来。

  苏万泉抬腿跳上床来,在床脚的被垛上扯出一条被子,然后在被子中裹上两个枕头,把被子团成了一个大棉球。

  「老二,把她翻过身去」苏万泉说到贾老二和吕坤抓着柳淑的手脚轻轻的一拧,柳淑软绵绵的身体就向面条一样被翻过身来,面朝下,嘴角边一股清水流了出来。

  苏万泉把被子团好的棉球放在柳淑的后腰上,然后把柳淑的双腿向上折起,按在柳淑后腰的棉团上,在把柳淑的双手向后背,也压在柳淑后背的棉团上。苏万泉把柳淑的两手手腕和两脚的脚腕重叠在一起,分别让吕坤和贾老二抓住。
  苏万泉跳下床在那个大医药箱子中翻出几条羊皮细绳,然后在灵活的跳上床来,分别把柳淑的手腕和脚腕重叠着缠绕着绑了个结实。

  苏万泉的动作熟练而快捷,紧接着在屋顶安装好的圆环上穿过两条拧在一起的羊皮绳,垂落的绳子头在和柳淑手脚上的绳子对接绑好。

  吕坤和贾老二看着苏万泉行云流水般的动作,都有点目瞪口呆。

  苏万泉示意吕坤和贾老二抓住房顶垂下的绳子头,向下拉,随着吕坤和贾老二向下用力,柳淑那被反绑着双手双脚,团成一团的身体被慢慢的拉离床面。
  柳淑的身体越拉越高,那被垫在后腰上的被子团使柳淑的身体毫无间隙,连一点的挣扎余地都没有。

  吕坤和贾老二站在床上,一直把柳淑拉到自己胸部以上的位置,苏万泉才把那绳子头固定在捆绑柳淑手腕脚腕的绳子上。

  柳淑低垂着头,那乌黑的长发向下垂落着,长发湿漉漉的,向着床面滴滴答答的流淌着清水。

  苏万泉抓住柳淑的头发,把那乌黑的秀发全部拢向柳淑的头顶,然后一把抓住向上提了起来。

  柳淑被头发拽的抬起头来,那苍白的脸上一双已经哭的布满血丝的眼睛怔怔的看向张泉。

  柳淑并没有昏迷太久,那可怕的药片,药力一直在持续着,身体越疼痛,大脑就越是亢奋清醒。

  张泉看到自己妻子看向自己的眼睛,那眼神中充满了留恋,那是对以前那美好时光的留恋,那是对生命的留恋,张泉的眼泪终于无法控制的流了下来。
  柳淑突然对着张泉凄惨的留下了眼泪,张泉痛苦的看着自己妻子的双眼,那眼中血红的血丝,犹如在蠕动一般。

  「啊」痛苦的呻吟声从柳淑的喉咙中传出,苏万泉用一根羊皮细绳把柳淑那还湿漉漉的秀发绑成马尾,然后向后使劲的拽去。细绳穿过柳淑被捆绑的手腕脚腕,然后绕个圈在穿回来,紧紧的绑在柳淑的头发根处。

  张泉痛苦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自己妻子的后脑勺几乎挨到了自己的手腕脚腕处,整个身体向前突兀的弓起,那雪白的肉体被三个老畜生捆绑的好像一轮月牙。纤细的腰部向外弓起,一双丰满的乳房向前高高的挺起,脑袋向着身后使劲的仰起,修长的脖子上面两根纤细的动脉血管凸了出来。这样的姿势,如果一个人没有很好的柔韧度是无法被捆绑成这样的。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吕坤和贾老二都大声的淫笑着「苏老头,我是真没看出来,你这表面看着是个人,没想到却是个背后静想着如何玩弄女人的畜生」贾老二哈哈的笑着说道吕坤看着被绑成一团的雪白肉体,下体早已被刺激的按耐不住。

  吕坤上前一把,把柳淑那无法动弹的身体搂在怀中,双手在柳淑的身体上胡乱的捏弄着,低头寻找到柳淑的小嘴一口就亲了过去。

  柳淑眼睁睁的看着吕坤那紫红的嘴唇凑了过来,但是自己的身体根本动不了,只好无奈的闭上眼睛,「吱溜」一声,吕坤还是那么的粗暴,自己的小嘴被整个吸进吕坤的嘴中大口的吮吸着。

  贾老二也淫火上升,微微俯身,两只大手抓住柳淑那被捆绑固定住分开的大腿腿根,脸盆大的脑袋探了过去,半尺长的舌头伸了出来,先在柳淑两边那细嫩的大腿根上舔弄了片刻,然后粗糙的舌尖顶开柳淑那粉红色的阴唇,向着阴道深处探去。

  屋里传来一片「滋滋咂咂」的声音,苏万泉看着两人急不可耐的样子,摇了摇头,跳下床来,拿起餐桌上的大脸盆在屋外的水缸中打了一大盆水。

  苏万泉把水盆放在床边,又在那大医药箱子中翻了起来。片刻,苏万泉在里面拿出一个大号的注射器,两个大小型号的窥阴器,几根透明的导尿管和几根羊皮细绳分别摆在床边。

  苏万泉跳上床来轻轻的拍了拍那正在痴迷舔弄柳淑的贾老二和吕坤。

  「好了,给你们的药片不是让你们就这样浪费的,咱们还有好多节目没玩呢,慢慢来」苏万泉沙哑的声音说到。

  吕坤和贾老二抬起身来,放开了柳淑,柳淑那被倒吊的身体无助的慢慢旋转着。

  吕坤使劲的拍了苏万泉一下「老不死的东西,我这辈子很少服人,现在我是真的服你了」

  苏万泉俯身拿起两根羊皮细绳,分别穿过柳淑的腋下捆绑住,然后踮起脚穿过屋顶上安装的另外一个圆环。绳子穿过圆环,苏万泉拽住绳子头向下使劲的扯着,一直扯到柳淑的身体倾斜着向上仰起,才把手中的绳子头固定在柳淑捆绑手腕脚腕的绳子上。

  张泉无奈的看着,眼前的景象犹如虚幻般,无法让人相信是真实的。妻子上仰的脸几乎贴到了屋顶,双手双脚重叠着绑在后背,那纤细的小腹因为后腰上的大棉球而向前成弧形弓起,张泉感觉到妻子那小腹在向前稍微弓一点,自己妻子的脊椎就一定会承受不了的而折断。

  张泉的眼泪无法控制的流淌着,张泉静静的躺在床上,现在无须使劲的抬头就可以看到自己妻子那被分开的雪白胯间,那如雪般白润的胯部就在自己眼前,虽然经受了太多的蹂躏,那阴穴依然粉红娇嫩,似乎是在为自己的丈夫努力的保留着那份美丽纯真。

  张泉痛苦后悔,面前的景象使张泉怀疑自己还可以赎罪吗?是的,不知道从何时起,似乎是在大学的时候,从柳淑开始关心自己的时候起,张泉就感觉到了那种久违了的,似乎只有妈妈给过的爱。那种爱让张泉依恋,但是同时伴随着的还有恐惧,他害怕有一天老天再次残酷的把这份爱从他身边带走。因为他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自己妈妈被这些畜生强奸时的景象,那景象中妈妈的影子却一次又一次的变换成柳淑的模样。

  每当这个时候,张泉就会很痛苦,他不敢轻易的接受柳淑,因为每当那种景象出现的时候张泉就会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兴奋和快感,张泉在潜意识里很想看到柳淑被强奸时的景象。

  是的,是自己在潜意识中故意把自己的妻子带来的,张泉现在承认了,自己一直幻想中的景象变为现实了。可是这面前的景象,太过于残忍,当理智清醒过来的时候就会感觉到深深的痛。

  张泉的双手相互狠狠的嬲动,指甲已经掐进了肉里,那面部的表情无论如何也无法伪装。好在,现在那三个老人的目光都被自己妻子的肉体所吸引,没有人理会他。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只见吕坤和贾老二分别把住柳淑的一条大腿尽力的向两边掰开,苏万泉正在把一个窥阴器向柳淑娇嫩的肛门中捅去。

  张泉看到,自己妻子的肛门很红润,那不锈钢的钢嘴正在慢慢旋转着向里面钻去,肛口四周的小裂口再次被崩开,渗出点点的血珠,吕坤和贾老二睁大的眼睛兴奋的看着。

  窥阴器慢慢旋转着直捅到底,苏万泉那干枯的手指开始拧动窥阴器上的扩张螺丝。

  「啊,不要,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吧,杀了我吧」那肛门中的胀痛使柳淑忍不住的哀求了起来。

  三个老畜生毫不理会柳淑的哀求声,似乎被那凄厉的哀求声刺激的更加兴奋,尤其是贾老二,兴奋的几乎要哭出声来。

  「这漂亮女人的内部真好看,呜呜……我死都值了」贾老二有些热泪盈眶,舌头长长的伸出,就想要向柳淑的肛门中舔去。

  苏万泉拍了贾老二一下,阻止了他「老二,不要没出息,咱们先给他洗洗干净」

  说着,苏万泉拿起了那个大注射器,这注射器有小孩胳膊粗细,一看就是给畜生打针用的。

  苏万泉在床边脸盆中吸了满满一注射器的水,然后凑近柳淑被扩张开的肛门,把水使劲的泚了进去。

  「哦……天哪」柳淑哀羞的泣沥着,太屈辱了,自己的尊严已经丝毫也不存在了。

  「吱——」冰凉的凉水被挤压的直直喷进柳淑的肛门深处,那冰冷的凉水冲刷在温热的肛肠肉壁上,使柳淑忍不住的打了个机灵。

  微黄的凉水顺着肛肠肉壁稀里哗啦的流了出来,苏万泉马上又用注射器抽出满满的一管凉水继续向柳淑的肛门泚去。

  一管接着一管的凉水不断的冲刷着柳淑阔开的肛门,柳淑感觉自己温热的肛肠已经变得一片冰凉。

  「吧嗒」这是手电打开的声音,苏万泉打开小手电筒,那雪亮的光线直直的照进了那还在向外沥沥淌水的深邃肉洞之中。

  「啊,不不」张泉心中泣沥着,现在这个角度张泉可以轻易的看到自己妻子肛门的内部,肛门中滴淌下来的水溅的张泉满身都是。

  那柔软的肛肠肉壁是粉红色的,微微的蠕动着,吕坤和贾老二使劲的掰着自己妻子的大腿,三个脑袋挤在那雪白的胯间,六只眼睛直直的看向那肉洞的深处,似乎在找寻着什么。

  「啊……不」又是一声屈辱的呻吟声,苏万泉拿起另外一个窥阴器伸进了柳淑的阴穴中。

  窥阴器挤压着柳淑娇嫩的穴肉发出「滋滋」的声音。

  柳淑紧紧的咬着牙,心中一片灰暗「我完了,我完了」柳淑悲哀的默念着。
  苏万泉再次开始拧窥阴器上的扩张螺丝,柔嫩的阴道被慢慢的打开,直到最大。

  苏万泉下床来到外屋又舀了一大盆凉水放到床边。

  苏万泉跳上床来,在大注射器中又注满了凉水,然后对准柳淑被扩开的阴道冲刷了起来。

  一管接着一管的凉水不断的冲刷着柳淑的阴穴,那阴道中分泌的晶莹肉汁随着冰冷的凉水一起被冲刷了出来「哗啦,哗啦」的滴淌在床面上,溅的张泉满脸都是。

  「吧嗒」贾老二拿起身边的小手电筒打开,急不可耐的照向柳淑阴道的深处,那被扩开的阴道被冲刷的亮晶晶一片,肉壁上的肉芽微微的蠕动着。在阴道的最深处,贾老二看到了柳淑那光滑细嫩的子宫,子宫是粉红色的,在最中间的那子宫口,就像一张小嘴一样在微微的一张一合着。

  「咕隆」吕坤和贾老二吞咽着口水,胯下那丑陋的大肉棒已经肿胀的发亮,紫红的龟头上分泌出的前列腺液黏黏的垂落在床面上。

  柳淑胯下被冲刷的干干净净,白亮一片。苏万泉抬起身来,解开柳淑捆绑在腋下的绳子,柳淑的身体又垂落了下来。

  苏万泉抽出那两条绳子,紧接着又穿过柳淑那被反绑着的大腿与小腿之间的腿弯处,紧紧的缠绕了几圈,抬手穿过屋顶的圆环,然后向下使劲的扯着,一直扯到柳淑的膝盖几乎要挨到屋顶,才把绳子固定住。

  张泉悲哀的感觉到自己的妻子在那三个老畜生的手中,就是个玩具,想怎样摆弄就被怎样摆弄。刚刚还是仰面朝上,小脸几乎贴到屋顶,现在就变成头朝下,那分开的胯间毫无遮掩的暴露在那三个老畜生的眼前。

  吕坤和贾老二看向苏万泉,那眼神之中充满了佩服的神色。

  苏万泉附身拿起一根透明的导尿管,沙哑的声音对着吕坤和贾老二说道「知道尿液为什么会臊吗,因为尿液中的尿素遇到空气会水解成氨气,氨气遇到空气中的细菌就会产生骚气。尿液暴露在空气中越长,骚臭味就越大,但是如果尿液是刚刚产生的,并且这个人身体健康,尿液没有暴露在空气中,那这种新鲜的尿液是无菌的没有气味,尤其是这种漂亮的女人,让人看一眼都心动的女人,就凭感觉都不会抗拒,所以她的尿液会很好喝」

  柳淑反绑着身体,头朝下,虽然看不到那三个人的表情,但是苏万泉那沙哑的嗓音所说出来的话语,却让柳淑心中恐惧不以。这样的人真是太可怕了,表面上说话不急不慢,看不出波动,其实心里太过阴暗,太过变态。

  苏万泉轻轻的扒开柳淑的小尿道口,「啊」柳淑不自禁的紧张起来,想到自己的尿液马上就会被那三个老人轮番吮吸,柳淑就有一种想马上死去的感觉,太羞耻了。

  苏万泉把那根导尿管打了个小结,一只手分开柳淑的尿道口,另一只手掐着导尿管抵在柳淑的尿道口上轻轻的旋转,随着旋转,导尿管慢慢的向柳淑的尿道深处探去。

  「啊」羞耻的感觉使柳淑的身体轻轻的发抖。

  张泉无奈的看着,一切都无能为力,那透明的导尿管再次被深深的插进自己妻子的膀胱之中。

  苏万泉解开导尿管上的结扣,掐着管口递给了贾老二「尝尝吧,你会忘不了这种滋味的」

  贾老二早就迫不及待,抓过管口就放到了自己的嘴中,那透明的管道中马上一股晶莹的尿液就涌了上来。

  「不」柳淑颤抖着身体轻轻的泣沥出声来,虽然身体被百般的玩弄,但是自己膀胱被吮吸的羞耻感觉还是让她哭出声来。

  三个老畜生轮番的接过导尿管品尝着柳淑的尿液,一边品尝还一边讨论着身下女人那美妙的味道。

  张泉使劲的抖动了一下身体,他看到自己的妻子面色一片通红,可能是被头朝下倒控的原因。

  面前的景象实在是太过淫靡,三个老头就这样站着围在自己妻子被分开的雪白胯间,那